今日小说 > 都市小说 > 更把双眉比月长
上一章 征服女人的手段 主目录 下一章 从不吃天使的少爷

第097章 吃醋了伤心了

作者:君止归 更新时间:2018-12-02 15:08:46

小÷说◎网】,♂小÷说◎网】,

萧圣莫名的有些烦躁,但没表露出来,顺着言小念的话说,“对,得感谢邬珍珠给你儿子找了个好学校。”

“我朋友中就邬珍珠最可靠,对我最好,她能一生平安幸福是我最大的心愿。”言小念不无骄傲的说,又把视频回放了一遍。

“睡觉,睡觉。”萧圣心里更加烦乱,收走手机。

“让我再看一遍嘛”言小念攥着他的袖子摇了摇,声音软软的哀求道,“上次你们录的视频,都让我看了几十遍呢,这次——”

“我说睡觉。”萧圣不为所动,狠狠瞪了她一眼。上次给她手机看视频,结果怎么样?她偷偷给许坚发了个私信,就不让他碰了!好像许坚真能收到那条信息似的。

关了床头灯,萧圣一把搂过小念,闭上了眼睛,手自然而然的放在她的头上轻轻护着。

这是个保护的姿势。

言小念心里突然就划过一道热流,不管怎么说这健壮安全的臂弯是真实存在的,能依靠一会就依靠一会吧。

只要他不提那种过分的要求,今晚就让他在这里好好睡,明天再划清界限也不迟。两人谁也没再说话,就这样相拥着睡着了。

半夜的时候,言小念醒了一次,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,虽然夜很黑,她依然看到了天花板上雕刻的轮廓。

萧圣的手突然伸了过来,帮她把眼皮阖上,就像给死不瞑目的人阖眼皮一样的动作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醒了?”

“因为你在我心里。”萧圣的声音低哑的好听,带着朦胧的睡意,“言小念,你知不知道我很爱你?”

说着,微凉的薄唇吻住了言小念的唇。

他说什么梦话呢?言小念只当自己听错了,狠咬一口逼退他,翻身背过去睡,徒留被冷落彻底的萧圣,阴着一张英俊的臭脸,无计可施。

翌日,言小念在晨鸟的叽喳中睁开了眼睛。柔和清亮的阳光散落进来,照在毛绒绒的地毯上,到处暖洋洋的。

转转头看向旁边,空无一人,萧圣已经走了,被子都裹在她一人身上,软软的很舒服。

萧圣应该带言雨柔回老宅去了吧?

言小念心里突然难受起来,又觉得自己难受得多余。言雨柔今夜要真受孕成功,也许萧圣就会把她放了,该高兴。

言小念哼起歌儿给自己打气,赤脚走到窗前,拉开淡粉色的蕾丝窗帘,抬起手臂舒了个懒腰,入目的绚烂的一片花园。

好美!

看了一会美景,她走进洗漱间,先坐上洁净的马桶,释放积攒一夜的啤酒,然后走到洗漱台刷牙。抬眸看向镜子的瞬间,她惊得浑身一抖,牙杯都摔了下去,一双清眸睁大了。

后面超豪华的按摩浴缸里布满白色的泡沫,一个很美的男人躺在泡沫里,惬意的浸着泡泡浴,一只手上端着半杯淡黄色雪利酒,优雅的摇晃着。

晕死,萧圣没走,在泡澡!

有钱人真是醉了!居然在洗漱间喝酒,虽然马桶和浴池之间用水晶玻璃隔档了,但是总觉得怪怪的。

“咳咳……”言小念被牙膏的泡沫呛住了。

萧圣把小念脸上千变万化的神情收在眼里,淡定的摇着酒杯,唇微张饮下酒,脖子修长白皙,性感的喉结因吞咽滚动,散发出致命的吸引力。

他确实帅得没话说。

言小念又羞又窘,拿起毛巾擦了把脸,不无嘲讽的说,“大早晨的,喝尿养生啊?”

“噗!”萧圣直接喷了,这女人……“老子喝得是昂贵的黄葡萄酒好吗,笨蛋。”

“谁知道呢?反正和尿一个颜色。还有,一个男人洗什么泡泡浴,洗这么干净做什么?”

言小念一边走向门口,一边奚落,“只有鸭子才这么洗,不然那些富婆会有意见,难道你等下会和富婆谈生意?”

其实她知道,萧圣等下会伺候言雨柔,所以才洗得这么干净。

“对,和富婆谈。”萧圣优雅的闭了闭眼,言小念如果不算富婆,那还有谁算?

“恶心,原来你这些钱都是裤腰下面赚的。”

“呵……”萧圣的视线紧跟着言小念的脚步,眸里划过一道幽深的邪恶,“言小念,刚才我看到你上厕所了!”

啊……这个败类!言小念脸红到耳根,猛地拉开门,落荒而逃……

萧圣轻笑一声,站出浴缸,抄起旁边的花洒淋去泡泡,健壮匀称的身材无处增减,恰到好处。

换好衣服,萧圣直接去了餐厅,意外的是并没有看到言小念。

“老公,早。”言雨柔今夜打扮得花枝招展,笑容满面的帮萧圣拉开椅子。

“言小念怎么没来吃饭,每次都让人等她?”萧圣放下擦手巾,不悦地睨向夏尔,冷酷的声音如同寒渊,整个餐厅为之降温。

离开言小念优美悦耳的咀嚼声,他怎么吃得下饭?

夏管家抱歉的低下头,“少爷,我再去请。”

“她在花园散步呢。”言雨柔挤了一管芥末出来,递给萧圣。等下她要和萧圣一起出门,巴不得言小念过来看着。

十分钟后,言小念终于出现在餐厅,为了掩盖芥末的气息,她从厨房倒来一碟醋,吃什么都蘸一下醋。

萧圣黑眸深深地盯着她鲜嫩的嘴唇,不无嘲讽的说,“就你不抖m?醋和芥末有区别吗?”

一个酸,一个辣,谁都别说谁。

“夏管家,你家的醋很香。”言小念不理他,又夹起一只小笼包蘸醋,整个的填进嘴里,鼓着腮帮子,不自觉的眨着眼睛,那可爱劲把萧圣的心都酥了。

所以被她忽视也不动怒,反倒想蘸醋尝尝,萧圣夹起一只小笼包伸到小念的醋碟刚想蘸,碟子突然被抽走了。

言小念仰起下巴,把整碟醋都倒进嘴里一口闷了,比喝酒还豪爽,喝完还闭上眼睛,几分陶醉,几分落寞。

萧圣的包子还停在半空中,不可思议的看着言小念,夏管家急忙救场,又端了一碟醋给少爷蘸。

看到醋来了,言小念瞬间眼睛放光,再次把醋碟抢去,一顿豪饮。

“言小姐,您不能这样喝,对身体不好。”这次连见多识广的夏管家都忍不住大吃一惊,急忙劝阻。

她在吃醋?萧圣好像明白了什么,急急的命令道,“快、快去……把家里的醋都藏起来!”

丫头这样喝醋怎么行?万一喝到肚子疼,最终还是他受折磨。

“是。”夏管家救火一般抢救醋去了。他也明白了,言小念用喝醋来表达自己的不满,她不想少爷带言雨柔去老宅。

既然不想,为什么不和少爷说呢?只要说了,少爷会答应她的……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征服女人的手段 主目录 下一章 从不吃天使的少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