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寒冬乍暖你还在
上一章 余生的命来偿还 主目录 下一章 封杀南初

第33章 陆公子您有病吧

作者: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:2019-01-24 10:22:06

南初捏着手机,手心都冒了汗,但是话语却仍然显得轻佻:“陆公子,我们分手了,你这大晚上的来找我,做什么?”

“南初,不要让我说第三次。”陆骁的话几乎是命令,“下来。”

说完,陆骁就如同以往的霸道,直接挂了电话。

南初的心跳越来越快,那种窒息的感觉卷土而来。

她知道,陆骁不是在开玩笑,甚至,她不敢想去想,陆骁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住处。

几乎没任何迟疑,那是被陆骁压制了五年后,南初的条件反射的行为。

她穿着拖鞋,没顾及自己是睡衣,只是匆匆披了件外套。

走到门口的时候,看见全身镜里的自己,面色苍白,毫无血色。甚至连最初的精致都不见了踪影。

南初的步伐跟着慢了下来,重新走回房间,仔仔细细的挑了一件连身裙,涂了口红,换上高跟鞋,这才下了楼。

这是她能在陆骁面前,保留的最后的尊严。

……

——

陆骁已经下了车,就这么靠在车门上抽烟,眉头微拧,烟头上星星点点的花火,忽明忽暗的,没一会就烟雾缭绕的把整个人彻底的包裹住了。

南初一出电梯,就裹紧了大衣,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。

陆骁看见了南初,并没向前的意思,只是淡漠的站在原地。

还剩大半的香烟,已经被陆骁掐掉,精准的丢进了垃圾桶。

他并没向前,只是看着南初朝着自己走来,一个半月不见,那种恍惚劲,仿佛两人已经很久未见。

原本红润的脸蛋苍白的吓人,本就纤细的身子,厚厚的大衣都已经裹不住,松松垮垮的。

一直到南初在陆骁面前站定,那是那软糯的声音:“陆公子,什么风把您给吹了过来?”

像是要先声夺人一样,举止都跟着轻佻,纤细的手指搭上了陆骁的肩头,整个人都跟着软了下来。

“还是韩xiao jie不能满足陆公子的需求,所以陆公子又来找我了?”南初嬉皮笑脸的,“可是,新闻您也看了,我病的住院了,恐怕没力气伺候您了。”

听起来尽是服软的话,却每一句是真心的。

那葱白的小手也就只是轻轻的掸了掸根本不存在的灰,就重新收了回来。

红唇弯着,却不带一丝的感情。

南初已经把自己和陆骁之间的距离,拉的很远。

“陆公子……”忽然,南初惊呼了起来。

原本想重新插回口袋的手,却被陆骁扣住,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这么再自然不过的穿过了她纤细的手指。

两人的手,就这么十指相扣。

南初有片刻,是愣住的。

跟着陆骁五年,两人不曾在公众场合亲密过,私下除了shàng chuáng,也没太多的交流,偶尔的牵手,也只是陆骁绅士的拉自己一把。

她曾经恶作剧的就想和陆骁十指相扣,最后都在他的冷脸下,悻悻然的放弃了。

结果,这分手了,这人追到她家楼下,就为了牵手?

陆公子,您这是有病吧?

“这么冰?”陆骁拧眉问了声。

掌心里的小手,寒气阵阵的逼来,就连他的温度都有些阻挡不了南初的寒冷。

“噢,我怕的。”南初从善如流,“陆公子这样的大忙人,当然不会注意到这样的小事。”

南初还是没个正经样:“陆公子还有事吗?没事的话,我上去了。”

说着,她把自己的手从陆骁的手里抽了出来,正想着转身的时候,陆骁叫住了南初。

“站住。”那声音冷情的很。

“有事?”南初挑眉。

陆骁的眼眸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南初,那冰冷的视线,看的南初不免的有些心虚。

“为什么从公寓搬出去?”陆骁问道。

南初安静了下,然后笑了起来:“既然分手了,就不要再接受陆公子的馈赠了。”

“那是公司出钱租的房子。”陆骁的口气淡淡的。

“陆公子。”南初还是在笑,“我怕我带男人回来,随时随地都能想到您,这样会影响我的。”

听着南初没羞没躁的话,陆骁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:“南初。”

“我想我的男朋友也不希望吧。”南初没在意。

陆骁逼近了南初,迥劲的手就这么掐着南初的下巴,用了力。

南初有些吃疼,但是却倔强的看着陆骁,一点妥协的意思都没有。

“什么时候和易嘉衍好上的?”陆骁逼问着南初。

媒体上的那些八卦,陆骁从头到尾不知道翻了多少次,每翻一次,都让他怒意滔天一次。

在媒体臆测南初住院是因为小产的时候,陆骁彻底的绷不住了。

他一路飞车赶到江城郊区医院时,南初已经出院了,想也不想的,他立刻就去了南初租住的公寓。

结果,人去楼空。

最初的陆骁真的以为王楠说的,就只是南初的任性和挑衅。

陆骁真的觉得,南初这几年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,是绝对不可能离开自己的。

熬不下去的时候,就会回来软着嗓子哄着自己开心。

结果南初倒好,彻彻底底的要和自己断绝关系。

陆骁从来没这样被一个女人打脸过,南初做到了。他以为舍不得人会是南初,结果不要脸来找南初的,却是自己。

来的这一路上,他冷静了下来。

对南初,陆骁还是了解的,起码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里,南初绝对不会做这样越轨的事情。

再看着面前这张始终明艳却消瘦的小脸,带着不正经的神态,他的脸色又跟着沉了下来。

喉结滑动,来不及开口,南初就已经打断了陆骁的话。

“当然是和陆公子分手后。”南初还是懂的分寸的。

“这么迫不及待?”陆骁的话,几乎是压着嗓子说出口的。

南初笑了笑:“大概天生就放/荡,没了男人活不下去,转个身,就想给自己找个伴。”

陆骁的眼神已经想杀人了。

南初的挑衅却仍然没有停止:“易嘉衍毕竟要钱有钱,要脸有脸,年轻活好。唔,我们还说,下次要去海边试试,应该感觉很不……”

然后——

没有然后。

剩下的话,被陆骁的吻彻底的堵住了。

迥劲的大手扣着南初的腰部,略微用力,南初就被甩在了车门上。

若不是还穿着大衣,南初觉得大概自己的脊背都会被这人撞到。

甚至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,被堵的死死的。

一直到胸腔里的空气被彻底的掏空,完全的呼吸不过来,陆骁才微微松开了南初。

那眼神沉的吓人:“南初,谁准你抽烟的!”

“唔……”南初连解释都来不及,就已经变成了呜咽声。

……

车门不知何时被陆骁打开,南初被推了进去。

宽敞的车内座椅,硬生生的挤下两个人,立刻狭窄了起来。

南初冷笑:“陆公子不是有洁癖?什么时候陆公子这么廉价了?”

一句话,让陆骁的身体彻底的冷硬了下来。

南初冷淡的推开了陆骁,陆骁却没放过南初,生生的把南初再一次的压在了真皮座椅上。

“易嘉衍知道你家的情况?知道你还有一个妹妹需要心脏手术?知道你爸爸欠了dì xià qián zhuāng的钱?”

陆骁冷着脸,问着南初。

南初的脸色变了变,没说话。

“易嘉衍知道你跟了我五年吗?他知道你现在的一切,都是靠你的身体换来的吗?”

大概是被南初气盛了,陆骁口不择言的伤着南初,一字一句的都戳在南初的心窝里。

说不上来的悲凉,还是对陆骁的绝望。

南初的手忽然就这么狠狠的抽了陆骁一耳光子。

他的脸上,瞬间出现了五指印,可见南初花了多大的力气。

瞬间,陆骁的眼神就跟着冷冽了下来。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余生的命来偿还 主目录 下一章 封杀南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