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寒冬乍暖你还在
上一章 南初你怎么敢 主目录 下一章 最后一次机会

第36章 跟我服个软

作者: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:2019-01-24 10:22:07

陆骁却很淡的说道:“你先进去。 ”

“好。”韩熙媛一句话都没多问。

陆骁转身交代了管家,让他们先吃饭,不用等自己后,就重新上了车,车子飞快的顺着原路返回。

韩熙媛站在原地看着车子走远,很久才收回自己的视线。

之前陆骁说,那是送给他母亲的围巾,现在却又原封不动的被陆骁带走了。

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那条围巾分明就已经是被人用过了。

“韩xiao jie?”管家小心的叫了声。

韩熙媛回过神,温婉的笑了笑:“麻烦您了。”

“哪里的话。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两人的身影,一前一后的朝着陆家大宅走了进去。

……

——

陆骁一路开着车,快到长椅的位置时,就已经看见南初懊恼的站了起来,再看着天上越下越大的雨势,整张小脸皱了起来。

想找地方避雨,却又始终找不到,最后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,急的团团转。

忽然,陆骁就这么莫名的笑了。

金色的欧陆停在南初的面前,按了下喇叭,南初看向了车子,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陆骁的车子。

她没说话。

如果南初没记错的话,今晚陆骁应该是带着韩熙媛去了陆家大宅见母亲,这意味着两人的婚事更进一步。

韩熙媛女朋友的身份要变成未婚妻的身份了。

这事,已经占了头版头条很长的时间,是今儿自己被fēng shā的消息,才把陆骁从头条上拉了下来。

一天两次碰见同一个男人。

南初觉得,这一定是孽缘。

何况,今儿所有的倒霉事都是陆骁带来的,她干什么还要站在这里,冲着这人笑。

南初想也不想的,就这么冒雨朝着别墅的方向快速的跑了去。

“上车。”陆骁的车就这么跟着南初。

南初回头冲着陆骁做了一个鬼脸,然后毫不客气的比了一个中指,就继续朝前跑着。

她又不是狗,你陆骁叫我上车就上车!

陆骁是错愕的看着南初冲着自己比的中指,最后竟然气的笑出声。

他到干脆,直接提速,把车子横在了南初的面前。

南初被吓了一跳,拍了拍小心脏,陆骁已经下了车,高大的身影朝着南初的方向走来。

羊绒料子的西装外套,很快就被雨水打湿,但却丝毫不影响陆骁的步伐。

一直到陆骁在南初的面前站定。

南初还没来得及开口,迥劲的大手已经拉过了南初,接触到南初手心里滚烫的温度时,陆骁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这么多年的记忆,南初到了冬天,手从来都是冷的像冰块,而不是现在这样滚烫似铁的感觉。

“你放开我!”南初回过神,立刻开始拳打脚踢,“怎么,陆公子这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抢民女吗?”

陆骁看了一眼南初。

南初还真的鬼叫了起来:“来人啊,救命啊,抢劫啊,qiáng jiān啊!”

陆骁:“……”

他的太阳/穴被激的一跳一跳的,在看着眼前南初喊得撕心裂肺的,仿佛真的被人怎么了。

“南初。”陆骁的声音沉了下来,打开了车门,“上车。”

“不上。”南初僵在原地,身子就这么死死的靠着车门,怎么都不肯上车。

完全没了平日温顺的样子。

“南初。”陆骁警告的叫了声。

“陆公子,陆总,陆骁,你他/妈的有病吗!”南初忽然看着这人,委屈劲一股脑的跟了上来,“整我很好玩?就因为我不顺着你,我就活该要被fēng shā?”

陆骁抿嘴,看着发疯的南初,没说话。

“对,我五年来的资源是你给的,但是又怎么样,你是我当时能想到最快的途径。就算当时没有你,我现在一样可以走到今天的地位。”

南初所有的怨恨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:“陆骁,你他/妈的是个什么鬼东西,能一句话就否定了我所有的努力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他/妈的否定了就算了,你fēng shā了我也算了。你还指着我恬不知耻的再回去找你吗?我他妈的也有自尊的好吗!”

这是南初五年来,第一次冲着陆骁几乎是口不择言的咒骂。

“你想拦下我就拦下我,你想耍我就耍我,你兴致来了,想睡我就睡我,对,你是陆公子,你了不起!”

南初气喘吁吁的:“但是陆骁,他妈的,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上了你的床!你能不能给我滚多远是多远!”

她真的是破罐子破摔了,面对陆骁越来越阴鸷的脸,甚至做了陆骁会把自己从山顶扔下去的准备。

南初还是一句接一句的骂了。

这是常年堆积出来的怨恨,终于再rěn wú kě rěn的时候彻底的爆发了。

去他妈的陆骁!王八蛋。

结果,陆骁并没动怒,除了脸色阴沉外,口气倒是跟着冷淡的问:“骂完了?”

南初这才回过神,自己做了什么,又忽然间怂了。

她没看这人。

陆骁却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:“上车,去把你的围巾拿走,免得惹来不必要的误会。”

南初知道自己应该马上拿完围巾走了,不要再和这人纠缠。

但她嘴贱的就是控制不住自己:“噢,怎么,怕韩xiao jie误会陆公子和女明星有染吗?”

“我嫌脏。”陆骁说的直接了当。

南初难堪了一下。

她立刻打开车门,把身子探了进去,去拿自己的围巾。

她发誓,从这一刻起,她要离陆骁远远的,让这人有多远给她滚多远。

结果——

南初万万没想到,陆骁不要脸起来,可以做出这么让你刷新三观的事情。

陆骁直接把南初推进了车内,南初极为狼狈的摔在椅子上,车门重重的关了上去,落了中控锁。

然后,陆骁回到驾驶座,直接驱车离开。

南初一句话都没说,闷着不开口,陆骁也没搭理南初。

金色宾利,一路开回了陆骁位于市区的公寓。

停好车,陆骁就抓住南初直接上了楼,南初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陆……”

南初才开口,就被陆骁打断了:“闭嘴。”

南初:“……”

……

一进电梯,南初猛然就被陆骁压在了电梯壁上,俊颜无限的在她的面前放大:“为什么会在南山别墅!”

等南初反应过来,她忽然笑了。

笑的软软的,就这么看着陆骁,那种漫不经心又嬉皮笑脸的口气跟着回来了:“陆公子担心什么?担心我要去陆家大宅毁陆公子和韩xiao jie这门亲?”

那红唇一张一合,说出的话却没一句讨喜的:“这年头,宁拆一座庙,也不毁一门毁,我可不是这种人。”

“正经点!”陆骁压低声音警告着南初。

“我这么正经。”南初一本正经的摆了一张脸。

但是她的眼前却不断地出现陆骁的各种重影,越来越重。

本就昏昏沉沉的脑子,现在再被陆骁晃来晃去,更疼了。

“为什么在南山别墅。”陆骁又逼问了一次,“这么快就找到金主了?”

南初笑的嫣坏,原本还在抗拒的手,就这么忽然搂住了陆骁精瘦的腰身,明显的,她感觉到陆骁身形一僵。

她的唇角上扬,是一种怎么都遮挡不住的小得意。

那声音绵软娇媚的吓人:“陆公子,你这是吃醋了?还是嫉妒了?”

陆骁脸色一变。

南初却不在意,继续说着:“我以为我这样的小人物,陆公子甩了就甩了,结果陆公子还惦记着我呢,我真是太荣幸了。”

每一个字,南初都像在演戏,淋漓尽致的,却每一句话走心。

反正她和陆骁这五年看的也都是走肾的事,他们什么时候走过心。

“你知道的,我们这行有行规,就像陆总养着我,没人知道,别人养着我,也总不好让人知道的。”

南初的口气越发的轻佻,指尖滑过陆骁的肌肤:“陆公子,不要破坏行规……”

然后——

没有然后。

陆骁的薄唇直接堵住了南初的嘴,把她那些不正经的话都彻底的压了回去。

南初也在反抗,带着委屈和怒意。

两人就这么在电梯里撕咬着,谁都不曾放过谁。

南初该庆幸,陆骁住的是顶层最豪华的公寓,电梯直达,也不可能有外人进来。

……

电梯在顶层停了下来,陆骁这才松开南初,牵着她的手快速的朝着公寓内走去。

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按下指纹,带着南初进去。

陆骁声音低沉的可怕:“跟我服个软,回到我身边。嗯?”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南初你怎么敢 主目录 下一章 最后一次机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