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寒冬乍暖你还在
上一章 生病的时候还在吓人 主目录 下一章 陆骁这个贱人

第55章 五年太久有些腻了

作者: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:2019-01-24 10:22:15

陆骁并没走进厨房,就这么依靠着门,安静的看着南初。

这样的南初显得格外的放松,木勺搅动了片刻,脚尖踩着脚背,就这么利落的在一旁切起了配菜。

舌尖微微探出,尝试了下味道,再快速的把青菜给丢了进去。

葱白的小手,继续搅动着木勺。

别墅内的暖气很足,加上厨房里的温度,南初早就只剩下一件简单的t恤。

还是从陆骁的衣柜里挑出来的。

宽大的肩膀下垂了点,香肩小露,说不上来的xìng gǎn。

陆骁不自觉的喉结滑动。

正想走进厨房的时候,南初却忽然转过身,看见陆骁的时候也明显的楞了下,接着,她就指了指在灶台上的锅。

“马上就好了。”那声音软软的,却透着一丝的不僵硬。

下意识的,她看向了自己的衣服。

她就只是图个方便,找了陆骁的t恤,结果没想到这人这么快就醒过来了。

南初这五年,是被陆骁带的有些洁癖了,起码绝对不会穿着正儿八经的衣服在厨房,染了油烟味不说,还让人施展不开拳脚。

南初悄悄的拉了一下衣襟。

陆骁轻咳了一声,嗯了声,倒是没多说什么,转身就走了出去。

这下,南初才松了口气。

她再快速的给自己炒了菜,看着锅里的排骨已经好了,她摆盘端上来,习惯性的拍了照片。

然后,南初才端着菜走了出去。

陆骁又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
南初也没在意,继续回去给陆骁盛粥,给自己装饭,顺便把炖好的汤给端出来。

她再出来的时候,隐约看着陆骁在摆弄手机。

等南初走进的时候,陆骁又已经若无其事的坐在了位置上。

“我吃这个?”陆骁看见摆在自己面前的粥,整张脸都黑下来了。

南初点点头:“嗯啊,医生交代的,你只能喝粥,肉渣都不能有。”

陆骁:“哪个狗屁医生。”

“给你看病的那个。”

南初应的很快,她是真的饿了,陆骁多久没吃,她也多久没吃,这下,她一点声音都没了,就这么低着头,一口接一口的扒着饭。

吃了过半,南初回过神才发现陆骁几乎一口没动。

她皱了皱眉:“不喜欢吃吗?”

“不吃。”陆骁回答的直接了当。

他就这么靠这椅子,双腿交叠,看都不看自己面前清淡的蔬菜粥,脸臭的可以。

“不喜欢天津白?那换菠菜?”

“不吃。”

“你不饿吗?徐特助说,你昨晚没吃,今早也没吃,现在都大下午的……”

“不吃。”

……

不管南初怎么说,陆骁就是没碰那碗粥。

南初看了看,然后噢了声,就不说话了,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。

她的分量都拿捏的极好,完全都是一人份,就连汤都是拿小炖盅炖的一人份。

完全没给陆骁留一口的意思。

等南初完全吃饭,陆骁是真的黑着脸坐在原位上,她很淡的看了眼,又忽然笑眯眯的。

陆骁抿着嘴,不吭声。

南初却软着嗓子:“陆公子,您要不想吃的话,那我就倒了,一会饿着了,那就只能等外卖了。”

“噢,刚才徐医生还说,您这胃啊,要不好好吃点清淡的额,指不定会越来越严重,那时候,每天就要挂着盐水,恐怕粥都没得喝,只能营养液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之前认识的一个演员啊,就是这样,每天三餐不定时,不好好吃饭,犯了病还觉得自己牛逼哄哄的,最后呢,把胃全都切了……”

……

陆骁听着南初的话,瘆得慌。

偏偏,这样简单的话,就能被南初说的阴森森的,硬生生有了一种明天他就要去切胃的错觉……

“够了!”陆骁忍不住低吼了一声。

南初忍着笑,又一本正经:“噢,我不说了,我端走倒掉了。”

“回来。”陆骁的口气实在好不到哪里去。

“陆公子?”南初挑眉,佯装一脸的莫名和无辜。

陆骁骨节分明的大手就这么规律的敲打着桌面,沉着声命令:“喂我吃。”

南初:“……”

“不愿意?”陆骁挑眉,“做一次一百万,管一顿饭不过分吧?”

一句话,南初的眸光黯了黯,但是看着陆骁却面色不显,仍然嬉皮笑脸没个正经:“陆公子,那喂顿饭十万?”

陆骁沉沉的看了一眼南初,还真的当着她的面,又转了一笔十万。

南初说不上的滋味。

她和陆骁现在就剩下钱的关系了吗?

但下一瞬,南初这样的情绪藏的很好,立刻和花蝴蝶一样,就这么飘到了陆骁的面前:“陆公子,我来啦。”

然后,还真像一个用心伺候主子的小奴婢,一口口的喂着陆骁。

南初以为陆骁能刁难自己一通,结果陆骁倒是安分。

很是配合。

不仅一碗粥吃完了,甚至连锅底都已经空了,陆骁才停了下来。

“陆公子,奴婢伺候的还满意不?”南初笑眯眯的,完全让人看不出情绪。

陆骁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初,忽然就这么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:“就这么爱钱?”

“爱,爱,爱……”南初一脸的夸张。

“五千万,再买你五年。”陆骁沉了沉,说的直接又残忍。

南初低低的笑了,低头看着手里的空碗,忽然就这么抬头:“陆公子,我爱钱,可是我现在不想赚你的钱了。”

陆骁沉着脸,抄在裤袋里的手紧了紧。

“五年,太久了,有些腻了。”南初淡淡的拒绝了。

然后她一句话都没说,收拾好桌面上的空碗,就直接回了厨房。

没一会,厨房就传来流水的声音。

陆骁在位置上坐了很长的时间,手机就这么在手里不断的摆弄,一直到厨房的流水停了,陆骁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。

……

南初收拾好出来,看见陆骁还在位置上,什么话也没说,就匆匆朝着楼上跑了去。

陆骁看了一眼,就跟了上去。

在主卧里,陆骁堵到了南初。

南初才拿起自己的衣服,看着一点没出去意思的陆骁,不自在了一下:“陆公子,看淑女换衣服不是绅士的行为。”

“哪里没看过?”陆骁淡淡的问了一句。

南初:“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南初的电话响了下,南初随手看了一眼,结果不是易嘉衍,而是韩启尧。

好半天,南初就这么怔在原地,抓着手机,但是却没接起电话。

她整个人的情绪都跟着变了变,那是一种不自然的紧张和下意识的闪躲。

虽然南初面色不显,但是陆骁却看的清清楚楚。

他低敛下眉眼,大步的朝着南初的方向走了过来,很自然的问道:“谁的电话?”

陆骁的眉眼微挑,倒是看了一眼,并没备注名字。

南初回过神,很淡定的说道:“不认识,广告推销电话大概。”

陆骁倒是没说什么。

手机铃声下去了,忽然,一条短信又跟着进来了。

南初的心脏跟着跳了跳,看都没看,直接把短信就删掉了。陆骁倒是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南初,并没戳穿她。

气氛,有微妙的凝滞感。

南初镇定下来,大大方方的当着陆骁的面换了衣服。

现在矫情不值几个钱。

陆骁眸光灼热的看着南初,入眼的都是她几乎于完美的xìng gǎn身材。

南初盯着这样灼热的眸光,换好衣服,从容转身:“陆公子,昨天的事情,谢谢了。我还有事,就不叨扰你养病了。”

说着,她起身就朝着主卧外走去。

结果,在南初经过陆骁身边的时候,就这么被陆骁扣住了手腕。

陆骁的掌心还有些烫,似乎又有点烧起来了,就连声音都跟着沙哑:“怎么,这就打算走?”

南初:“……”

她猛瞪着陆骁,简直不敢相信这人说了什么!

她这五年,是真没发现陆骁这么不要脸啊!

“头疼,好像又烧起来了。”陆骁拉着南初的手,没松开,却很淡的说着,“你陪我。”

南初还来不及拒绝,陆骁眸光却忽然锐利了起来,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南初。

南初被看得有些胆战心惊的。

几乎是下意识的,南初脱口而出:“陆公子,你这样盯着我看干嘛?”

陆骁眼皮掀了掀:“就算不愿意陪着,你也走不了了,南初。”

“为什么!”南初差点尖叫出声。

“因为刚才我们没有措施。”陆骁说这些话的时候,脸不红心不跳,“你说不定会怀孕。”

南初听着这话,脑门都跟着紧了紧:“陆公子,我大姨妈刚结束,不会怀孕。”

“这个世界上没绝对的安全期。”陆骁回了句,疲惫的捏了捏眉心,“在我没确定你是否怀孕以前,我不会让你离开。”

“陆骁!”这下,南初真的吼出声,“我不是闲人,我还有工作,我他妈的没空陪你玩!”

“怀孕这种事,一次意外就足够,我不会允许第二次意外出现。”陆骁的口气忽然冷了下来。

“毕竟,我有未婚妻,我不想有一天,有人带着私生子找上门!”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生病的时候还在吓人 主目录 下一章 陆骁这个贱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