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寒冬乍暖你还在
上一章 陆公子您真大方 主目录 下一章 为什么送我戒指

第68章 刺激的感觉

作者: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:2019-01-24 10:22:18

早上10点,司机送徐敏芝回了陆家大宅,陆骁则开车回公司。

韩熙媛站在车边,安静了片刻:“骁,下周六的晚宴,你要和我一起出席,也正是公布我们要结婚的事,可以吗?”

“当然,”陆骁点头,“我会来接你。”

“好。”韩熙媛这下是真的笑的。

她主动的吻了吻陆骁,然后退到了一旁,陆骁面无表情的上了车,驱车离开。

一路上,陆骁想的都是韩启尧的话。

……

——

南初和易嘉衍一起飞布拉格拍摄了第二年的春夏大片。

但记者却在一周后,巴黎的老佛爷拍到了南初和易嘉衍在tiffany的专柜前选戒指。

一时间,南初和易嘉衍要结婚的消息被拱上了风头浪尖。

但当事人却置若罔闻。

易嘉衍的家世背景,足可以让tiffany的经理给出vip的房间,杜绝任何人的骚扰。

倒是南初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,快崩溃了:“我去上个厕所,你自便。”

易嘉衍掀了掀眼皮,看了一眼南初,嗯了声。

南初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。

她对珠宝首饰其实并不感兴趣,这五年陆骁送了自己不少,除了刻意讨好陆骁时候戴的,或者迫于无奈发布会要戴的,她几乎不戴这些首饰的。

易嘉衍和她在tiffany选这些,也不是为了作秀找话题。

以他们现在的身份地位,完全没必要。

易嘉衍是给他母亲60岁生日选的,生日在半个月后,那时候南初要以女朋友的身份回去。

所以,今天的八卦,是易嘉衍故意爆出去的。

也只是为了让他母亲心安。

……

“骁?”韩熙媛挽着陆骁的手,看了一眼出神的陆骁,奇怪的叫了声,“经理已经开好vip室在等着我们了。”

陆骁没回过神,他的视线仍然追着刚才一闪而过的身影。

他从来没想自己对南初的记忆这么深,就这么一下,他都能认出那是南初。

小姑娘不是在布拉格拍广告,怎么现在会在巴黎?

“骁?”韩熙媛又温婉的叫了声,“你是不是太累了?我不应该拉着你从美国专程过来,对不起。”

韩熙媛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,生怕陆骁就这么转身就走。

她私下叫了不少的记者,如果陆骁转身就走,最没面子的人会是她韩熙媛,而不是别人。

“没有。”陆骁冷淡应了声。

韩熙媛才想继续说些什么,就已经被陆骁打断了:“我去个洗手间,你先进去,我很快就过去。”

一句话,让韩熙媛松了口气:“好。”

话音才落下,陆骁已经把手从抽了出来,头也不回的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。

韩熙媛看了好一阵,这才悻悻然的和vip经理进了包厢。

……

南初在窗边越站越烦躁,易嘉衍也知道南初不喜欢这些事,倒是没打电话催促。

而窗外的记者倒是有越来越多的架势,倒是想安排好了一样。

这让南初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那种心生厌烦的感觉,在看见了墙壁上可吸烟的标志后,这才发现,这是吸烟区。

南初从大衣口袋里拿出烟盒,很自然的抽了一根,点燃,就这么夹在手指尖,吞云吐雾起来。

她没烟瘾,但这段时间抽烟的次数越来越多。

那种心烦气躁的感觉,似乎只有呛人的烟味才能压的下去。

何况,南初会抽烟,在这个圈子里,也根本不是秘密。

所以就算拍到了,南初也无所谓。

结果,南初的烟才抽了一口,一双节分明的大手,直接顺势从把她的烟从嘴边拿走,熄灭,再丢弃在垃圾桶里。

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。

“易嘉衍,你太无聊是不是!”南初下意识的觉得是易嘉衍。

“谁准你这样抽烟?”忽然,低沉的嗓音传来,透着警告和威严,压的南初瞬间喘不过气。

南初惊愕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陆骁,完全没反应过来。

陆骁怎么会在这里。

是陪着韩熙媛来选结婚戒指的吗?和自己在一起五年,也从来没见陆骁陪她逛过街,选过东西。

就连每年的生日礼物,也都是陆骁让徐铭给送来的。

南初闭眼睛都知道,那是徐铭买的,而不是陆骁买的。

所以,每一年的生日礼物,南初只是象征性的拆了,从来没正眼看过。

对生日礼物这种事,南初有一种莫名的执着,倒不是说,非要自己喜欢的,却一定要人家诚心送的。

“训你两句,就摆脸色了?”陆骁见南初不说话,双手抄袋,沉着声音问着。

南初已经从见到陆骁的愕然情绪里回过神,又变得笑脸盈盈的,口气轻佻:“陆公子,这么巧,巴黎都能遇见?”

完全没一点正经的模样。

“在这里做什么?”陆骁低敛下没眼,问的漫不经心。

“来这种地方,肯定买首饰啊。”南初笑眯眯的,“陆公子,你这是陪着韩xiao jie买戒指吗?”

陆骁嗯了声,没否认也没承认。

南初夸张的一脸了然:“那真是恭喜了,男才女貌啊。”

陆骁就看着南初在自己面前夸张的演着,完全无动于衷。忽然,他的手就这么掐住了南初的下巴:“在这里做什么?”

他重复的问了一次。

手心的力道没由来的收紧。

这一周南初和易嘉衍的新闻没断过,就连陆骁这样从来不关注娱乐圈新闻的人,都不可避免的知道。

那是陡然的不舒服,就好似自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一样。

“陆公子,您在这里做什么,我也在这里做什么呀。”南初说的轻巧,好听的声音,很是慵懒,“不然来tiffany吃饭吗?”

“你和易嘉衍结婚?”陆骁问的直接了当。

“噢。”南初随口应了声,“人帅,身材好,活好,有钱,我想不出拒绝的理由。”

话音落下,陆骁朝着南初逼近了一步。

南初被堵到了墙角的位置,心跳陡然加快,但她表面却不动声色。

“你们shàng chuáng了?”陆骁压着声音,阴沉的问着。

“不是早就shàng chuáng了?”南初挑眉,没一个正经样。

越是这样漫不经心的南初,越是把陆骁的怒意莫名的挑了起来。

高大的身子压着南初,南初连逃脱的空间都没有。

几乎是下意识的,南初伸手拦着陆骁,但很快,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,就这么穿过南初纤细的手指,堪堪的把她压在了落地窗边。

南初心跳的飞快,差点蹦出了喉咙口,但却仍然嬉皮笑脸的看着陆骁:“陆公子,您最近胃口这么重?”

“嗯。”陆骁随口应了声,还反问了句,“来吗?”

南初脸都僵了:“……”

“我都不介意,你介意什么?”陆骁一字一句的反问,扣着南初的手,却始终没松开。

“真不介意?”南初忽然就垫着脚,纤细的手挣脱了一下,堪堪的搂住了陆骁。

红唇没个正经的啄着陆骁的薄唇。

陆骁也没拒绝,任南初吻着。

……

两人就在吸烟区,搁着一扇玻璃门,外面的人这要稍微探过头,就能看见这里发生了什么。

那是一种胆战心惊又cì jī的感觉。

易嘉衍可能出来,韩熙媛也可能出来,窗外来回走动的记者,也可能发现他们。

“陆公子,你不怕,我怕呢。”南初的声音淡了下来,“我就一个小小的明星,我可不想被韩xiao jie回头泼硫酸呢。”

说着,南初就要松开陆骁的手。

但下一瞬,陆骁却已经扣住了南初的腰身,重重的把她压在了玻璃门上,薄唇发了狠的咬了上去。

两人贴的很紧,甚至可以轻易的感觉的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。

南初只是被动了一下,就疯了一样的挣扎了起来,呜咽着。

但陆骁却丝毫没松开的意思,迥劲的力道压着南初,让她彻底的无法动弹。

今天的南初很干净,没浓妆艳抹,只是略施粉黛,红唇也只是淡淡的扫了一层的唇蜜,甜腻的味道席卷全身。

听到南初没否认和易嘉衍选婚戒的时候,陆骁的自制力彻底的bēng pán。

在南初一次次的挑衅自己后,陆骁rěn wú kě rěn的吻了南初,是惩罚,也是他想了很久的事,几乎不受控制的做了。

南初被忽如其来的吻,弄的有些喘不过气。

她呜咽着,双手抵靠在陆骁的胸前,想挣扎,但陆骁的大手却牵住了南初的手,往下一坠。

吻,越来越沉,也越来越深。

周围静谧的可怕。

仿佛只要一松手,就会坠入无尽的深渊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陆骁的手机响了。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陆公子您真大方 主目录 下一章 为什么送我戒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