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寒冬乍暖你还在
上一章 同款男戒 主目录 下一章 你想要孩子吗

第71章 因为我后悔了

作者: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:2019-01-24 10:22:19

南初和易嘉衍住的楼层在行政楼层上,人本来就稀少,加上陆骁身材高大,这么抵靠着墙站的时候,越发显得的鹤立鸡群。

她发现,自己想无视这人都显得很困难。

也几乎就在南初开门的一瞬间,陆骁的视线就精准的看了过来。

南初被陆骁看的下意识的想逃,但是在真的面前却又绷的很紧,表面不动声色。

那嗓音软软糯糯的,很是好听:“陆公子,这么巧,你也住这个酒店?”

说着,就是一脸夸张的表情,捂着小心脏,仿佛看见陆骁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情。

陆骁冷淡的扫了一眼南初,对南初戏精上身的模样彻底的无动于衷。

手中的手机被收到口袋里,迈着长腿就朝着南初的方向走了过来。

南初被吓了一跳。

来不及反应,她的手就已经被陆骁很自然的牵住,直接走进了电梯。

“喂喂喂……”南初挣扎了起来,叫着陆骁,“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的!你要干什么!放开,放开,我男朋友回来会看见的,还那么多记者,你这是疯了吗!”

南初一路嚷嚷,陆骁无动于衷。

电梯门关上的瞬间,陆骁直接俯身吻了上来,彻彻底底的堵住了南初的嘴。

南初惊愕的瞪大了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陆骁做了什么。

她越是挣扎扭曲,越是被陆骁禁锢的死死的,压在电梯璧上,完全的动弹不得。

扑面而来的吻,伴随着灼热的气息,一寸寸的吞没了南初所有的想法。

大眼忽闪忽闪的,被莫名吻着,氤氲了淡淡的雾气。

说不上来是惊吓还是受不了这样的cì jī,最终的南初,也不过就是弃械投降。

葱白的手指死死的攥着陆骁的西装,整齐的西装被生生抓出了褶皱的痕迹。

这样的南初,就好似一个受到惊吓的小姑娘,想接吻却又害怕被人看见,矛盾又贪心。

陆骁笑了,喘着气松开了南初,才很低很沉的压在她耳边说着:“你太吵了。”

南初:“……”

“怎么,易嘉衍出去,没带上你?”陆骁挑眉,捏着南初的下巴问着。

南初被捏着,哼哼了声:“我们喜欢有各自独立的空间,为什么要纠缠在一起。”

陆骁不冷不淡的嗯了声,和之前吻的热烈的男人判若两人。

但是他牵着南初的手,却始终没松开。

南初根本闹不明白陆骁到底要干什么,忍了忍,才打算开口问的时候,电梯门忽然被打开。

南初吓了一大跳,生怕撞到记者或者别的什么熟悉的人。

那几乎是条件反射的,南初躲到了陆骁的怀中,毕竟她这张脸,在欧洲也不算完全没知名度。

小心谨慎总是好的,尤其和陆骁牵扯上关系的时候。

进来的人,显然也被南初的动作吓了一跳,以为是自己吓到了南初,立刻道歉:“对不起对不起。”

陆骁淡淡的笑了笑,倒是代替南初解释:“是我太太比较害羞,抱歉。”

对方笑了笑,然后没说什么。

电梯在大堂停了下,才降到了地下停车场。

南初的心跳则因为陆骁的那句“是我太太比较害羞”,变得越来越快,埋在这人胸口的小脸,红的吓人。

脚趾头都跟着不自觉的在鞋子里蜷缩了起来,那是南初不自在的典型表现。

更不用说,她的耳根都跟着微微的红了起来。

陆骁到底是什么意思!

电梯门一打开,南初立刻就推开了陆骁,一本正经的:“陆公子,你到底要干什么!”

“你。”陆骁言简意赅。

南初的脸彻底的滚烫的烧了起来,被陆骁的话呛的猛的咳嗽起来。

之前就已经感冒受凉的她,一时间喘不上气,咳的越来越厉害,怎么都停不住。

陆骁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:“你就这点时间,也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?”

“还不是怪你!”南初埋怨着,咳的更厉害了。

陆骁从车后备箱取出矿泉水,拧开,直接递给了南初,南初想也不想的喝了几口,冰凉的水从喉间灌下去的时候,她的舌尖都跟着凉了起来。

那感冒音也跟着越发的明显起来。

“你感冒了?”陆骁拧眉,显然来找南初的时候没想到这点,毕竟之前看见南初,小姑娘还生龙活虎的。

“所以,陆公子千万别靠近我。传染了您,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。”南初说着,又是一声喷嚏。

好不狼狈。

陆骁低咒了一声,把南初塞进车里,直接开车开了酒店。

南初炸毛了,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陆骁:“陆公子,你这是疯了?韩xiao jie也在巴黎,你要和我出双入对?你和我约一发,我也拒绝这样的时候好吗!”

“闭嘴。”陆骁的态度不是很好。

南初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陆骁。

“叫王楠把接下来的行程取消掉!”陆骁很霸道的做了决定,直接拿起电话要给王楠打过去。

南初想也不想的就从陆骁手里抢下手机:“陆骁,你会不会太过分。你说过,我以后是死是活和你没关系了!你现在和我穷搅和什么!”

南初愤怒的看着陆骁。

这个世界上,言而无信的第一人,南初铁定给陆骁。

仿佛两人分手后,勾勾缠的人,彻底的变成了陆骁。

甚至南初有一种错觉,陆骁这人根本就是故意的。

“我后悔了。”陆骁安静了片刻,忽然沉声说着。

那声音低沉有力,没有一丝玩笑的成分,再认真不过。浸染了墨色的眸光,沉沉的看着南初。

带着薄茧的指腹,就这么轻轻的在南初细腻的肌肤上摩挲了起来。

南初惊呆了。

连声音听起来都不像是自己的了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纤细的小手,下意识的靠在陆骁的额头:“陆公子,你是发烧了吗?所以才神志不清?”

结果,迥劲的大手就这么把南初的手从自己的额头拿了下来。

彻底的包裹在自己的掌心。

南初愣住,完全没了反应。

“南初,我后悔了。”陆骁一字一句重复了一次,“回到我身边,嗯?条件随你开。”

陆骁的声音,低沉xìng gǎn,温柔到了极点。

南初的小心脏被彻底撩拨的要蹦出喉咙口,细白的牙齿咬着下唇,忍住呜咽声,就这么看着陆骁。

最终,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陆骁的手仍然贴着南初的脸颊,一下都没松开,眸光专注的看着南初。

忽然,他的眉眼低敛了下来,看着包裹在自己掌心的右手中指,璀璨的粉色钻戒早就已经不知所踪,只剩下那枚简单的彩金戒圈。

“不喜欢那枚钻戒?”陆骁摩挲了下她的手指,忽然很淡的问着。

南初这才回过神,也看下了自己的手指,声音被压的很低:“太打眼了,不想戴,一直被问着很麻烦。”

陆骁低低的笑了:“那戒圈怎么就戴上了?”

“挺好看的。”南初倒是实话实说,“然后就忘记脱了,是应该脱掉的。”

说着,南初还真的打算去脱自己的戒圈,但还没来得及碰到戒圈,陆骁已经一个反手,两人彻底的十指相扣。

然后,很轻的金属碰撞声

南初呆了一下,在陆骁的中指上也看见了同款的男戒。

明明这人那天什么都没买的。

“不准脱!”陆骁霸道的命令。

南初不应声。

“听到没有。”陆骁捏着她的下颌骨,紧了紧,又问了一声。

南初被陆骁盯的头皮发麻,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陆公子戴着,我也戴着。”

陆骁嗯了声,这才松开了南初的下巴,但牵着她的手却始终没松开,空闲的手从容不迫的发动了引擎,挂了档,车子缓缓的朝着地库外开去。

南初:“……”

似乎,一夜之间,陆骁整个人都不一样了。

再看着两人相扣的双手,彩金的戒圈在日光下熠熠生辉,甚至这样的光芒,比钻戒来的还打眼。

忽然,南初就觉得自己的视线彻底的模糊了起来。

说不清是怎么样复杂的情绪,最后彻底定格在南初眼中的,就剩下交叠的双手,还有那格外刺目的戒圈。

那是对现在情况的一种嘲讽。

她和陆骁本就是不正当关系,更不用说陆骁现在还有名副其实的未婚妻,甚至他们在今年2月底就要结婚了。

忽然,南初的双眸就这么氤氲了雾气。

“怎么了?”陆骁趁着红灯,看了一眼南初,忽然就发现南初哭了。

被陆骁这么一问,南初猛然的吸了一口气,然后看着这人:“陆公子,你这样耍我很有意思吗?我们说好的,你为什么老在出尔反尔。”

“因为后悔了。”陆骁的声音很淡,却也没回避南初的问题。

见这人老神在在,总是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样,南初就来气。

但是她更清楚,不管自己怎么生气,怎么kàng yì,陆骁的决定都不可能改变。

这人的控制欲几乎到了霸道的地步,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反抗他的决定,更不用说是质疑了。

南初深呼吸后,就这么看着陆骁。

“想说什么?”陆骁很淡的开口,问着。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同款男戒 主目录 下一章 你想要孩子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