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寒冬乍暖你还在
上一章 谁都不曾放过谁 主目录 下一章 控制欲强的变态

第94章 以你男人的身份

作者: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:2019-01-24 10:22:28

陆骁以为会等来南初的哭诉,结果,南初却忽然发了狠的推开了陆骁,也不顾是否在公众场合,直接怒吼了起来。

南初的眼眶红的吓人:“谁打的?陆公子这是因为看见自己的小宠物被欺负了,所以站出来了吗?”

陆骁眉头一拧,没说话。

南初喘着气:“被打是我因为我活该,被打是因为我和陆公子纠缠不清。所以,陆公子,算我求你,放过我好吗!”

她一边说,一边朝着后面退去,那眼神里的排斥太过于明显。

“韩熙媛找你麻烦了?”陆骁直觉的认为,眼神里的狠戾变得显而易见。

“呵呵——”南初却笑了,“陆公子还和我纠缠不清,那下一次找我麻烦的,大概就是韩xiao jie了。”

陆骁在南初的话里,听出了端倪,眉头下意识皱了起来。

不是韩熙媛?那会是谁?

“你放开我!”南初的情绪又跟着激动了起来。

但是陆骁的手却牢牢的扣住了南初的手腕,直接拽着她朝着地下停车场走去。

南初不断的挣扎,却耐不住陆骁的力量。

楼梯间的动静,很快就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。

不少人看了过来,之前还没完全离开的记者也发现了陆骁,立刻想也不想的就走了过来。

陆骁直接把南初护在自己的胸口,声音压的很低:“闭嘴,乖一点。”

南初一怔,倒也跟着安静了下来。

而后陆骁冷着一张脸看着记者,薄唇亲启:“滚。不要让我看见任何不适合的报道,不然后果自负。”

这几乎就是威胁了。

记者的脸都吓白了,不断的点头。

那个被陆骁紧紧护在怀中的女人,他看不见一丝的容颜。

但是凭着这么多人的敏锐和直觉,他为什么觉得那个女人和南初像到了极点?

记者也不是省油的灯,自然知道什么情况下,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。

陆骁没在理会记者,直接走进安全通道,带着南初下了地下停车场。

一直走到没人的地方,陆骁才松开南初,但是迥劲的大手却始终牵着南初的手,大步的朝着不远处的黑色越野车走去。

南初被动的被陆骁牵着,眼眶红的吓人,虽不至于眼泪婆娑,但是那种狼狈却显而易见。

陆骁打开车门,把南初推了进去,也没再开口询问南初,直接发动引擎,飞快的驱车离开餐厅。

一路上,南初沉默的吓人,整个人都蜷缩在大衣里,一声不吭。

这期间,陆骁的手机不断的在仪表盘上的震动,但陆骁连看一眼的想法都没有。

车子朝着别墅的方向开去。

快到别墅的时候,南初的手机震动了起来,一声声的,南初也没理会。

陆骁看了一眼来电,很淡的问着:“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

南初没说话,麻木不仁的任手机响着,就算是车内的暖气,也不足以让南初的手指暖和起来。

纤细白皙的指头,冻的僵直。

一直到陆骁的大手越过驾驶座,牵住了南初的手,他的眉头拧了起来:“手这么冷?”

说着,陆骁就调高了车内的温度。

南初还是一副冷漠的模样。

若是以往,陆骁早就已经甩头就走,但今天的陆骁,耐心却好到吓人,就算南初冷着一张脸,陆骁也没太在意。

南初的电话也在不断的响着。

一直到车子停靠在别墅门口,南初的手机也跟着安静了下来。

陆骁并没着急下车,一瞬不瞬的看着南初,而后他很淡的开口问着:“是沈璐打你了?”

南初错愕了一下,但最终一句话都没说。

早就在南建天的事情爆发的时候,陆骁就已经查过自己,南建天和沈璐的那一段往事,虽然低调,但并不代表没人知道。

何况,陆骁是谁。

见南初的反应,陆骁就知道自己猜对了,他很沉的看了一眼南初,也倒是没说什么。

很快,陆骁下了车,绕到副驾驶座,打开车门,但南初却仍然一动不动的而在位置上坐着。

陆骁看了一眼南初,口气淡淡的:“下来,要下雨了。”

“不要。”南初闷着声。

陆骁这一次连话都懒得说,直接伸手,拦腰就把南初抱了起来,南初惊呼一声,下意识的搂住了陆骁的脖颈。

指甲抠了进去,有些疼。

但陆骁也仅仅是皱眉,什么都没说,关上车门,锁了车,就直接朝着别墅内走去。

“你放下来!”南初又打又骂的。

见陆骁无动于衷,南初想也不想的扑上去打算狠狠的咬一口,那几乎是南初面对陆骁野蛮时候的惯性动作。

而且每一次,南初就只对着陆骁的肩胛骨咬。

那里的伤口不断的叠加,一次次的,以至于五年的时间,真的让南初在陆骁的肩头留下了印记,怎么都消不掉。

也许是看出南初的心情不好,陆骁也没吭声,就这么任南初咬着,一路走到了别墅内。

“咬够了?”陆骁的声音低沉,缱绻而温柔。

南初见陆骁态度这样,脾气也发不上来,闷闷的应了声:“噢,咬够了。”

下意识的,她眼角的余光看向了陆骁的肩头,里面又跟着渗了血,南初的红唇动了动,想道歉服个软来着,但最终又吞没了下去。

还没给南初任何反应的机会,陆骁却已经拿了医药箱过来。

南初楞了下。

这人从容不迫的拿去药膏,再仔细温柔不过的给南初的上着药,冰凉的药膏涂抹在脸上,渗入肌肤,竟然也让疼痛感变得不那么刺痛起来。

“沈璐打你,你不会打回去?”陆骁一边上药,一边问着。

南初被问的有些闷,但仍然忍不住顶了回去:“陆公子,你爸打你,你也打回去吗?”

这话,让陆骁挑眉看向南初。

南初马上就闭嘴了,直接当自己没问过。

在东京,南初是见到了陆骁和山田雄天之间嚣拔怒张的关系,山田雄天要真的打了陆骁,陆骁指不定拿枪就能崩了他,更不用说打了。

这对父子,都在等一个最完美的时机,对对方下手。

“沈璐因为这段时间的新闻,所以给你难堪了?”陆骁想了想,就能把这些事情串联起来。

南初没否认也没承认。

“很在意沈璐的想法?”陆骁捏着南初的下巴,看着她,“如果真的在意的话,我找个时间约她出来。”

一句话,让南初错愕的看向了陆骁,想也不想的就回着:“陆公子,你开玩笑吗?你以什么身份约沈璐?包/养我的金主?和我暧昧不清的男人?还是别的什么身份?”

南初说着又激动了起来,原本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瞬间就被陆骁炸了一个深坑。

那胸口不断的上下起伏,脸色都跟着涨的通红。

相较于南初的激动,陆骁却显得再平静不过:“以你男人的身份,质问沈璐,到底出于什么原因,给我的女人难堪。”

不算短的话,却莫名的让南初的心口一颤。

在南初听来,这大概是五年来,陆骁对自己说的最为动人的情话,抵得过别的男人无数次的“我爱你”。

原本的委屈和不满,就被陆骁的话,渐渐的填满。

忽然,南初忍不住就掉下眼泪,豆大的泪珠,一滴滴的砸在沙发上,最后一发不可收拾。

陆骁被南初哭的有些手足无措起来。

生平,他最厌恶的就是女人哭哭啼啼,但是现在,他看见南初哭的时候,却更多的是心疼。

似乎,这五年的时间里,他没见过南初哭过一次。

而这段时间,就算南初再委屈,再卑微,也就只是在倔强的隐忍,从来没这样失态过。

坚硬的心,忽然就这么柔软了下来。

想也不想的,陆骁就这么把南初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薄唇一点点的吻去了南初脸颊上的泪珠,温柔缱绻:“别哭了,嗯?”

南初倒也真的不哭了,安静了下,像是缓和过情绪,就推开了陆骁。

再抬眼的时候,除了眼眶有些泛红,南初的情绪是真的平静了下来:“陆公子,别开玩笑了,我真的会当真的。”

“当真什么?”陆骁随口问了句。

南初笑了,是冲着陆骁笑的:“陆公子,有你这句话,就够了,剩下的事,我自己会处理。毕竟陆公子和我,早晚要各走各的路,对不对?”

陆骁看着南初,眼神讳莫如深。

南初在这段时间里,难得服软,就这么贴着陆骁,主动亲了亲他的薄唇。

就在南初贴上来的时候,陆骁却忽然扣住了南初,一个用力,把南初压在了自己的身下。

南初身形微微僵了一下,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。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谁都不曾放过谁 主目录 下一章 控制欲强的变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