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剑徒之路
上一章 事后 主目录 下一章 发笔小财

第84章 一笔烂账

作者:惰堕 更新时间:2018-08-30 16:34:22

李绩安全潜回轩辕城轮回殿,没人注意到他。龙头山爆炸,波及甚广,灵机波动漫延周围数十里范围,有小心谨慎者选择远离是非,匆匆回城;但更多的,便如逐臭之蝇,向事发点涌来。修士嘛,见到可能的机缘好处,大抵都是这样。也正是有这些胆大妄为的散修存在,牵扯了剑修们的注意力,才让李绩这个真正的元凶无惊无险的返回轩辕城。

大事已成,开始点验收成,李绩在老鹰嘴摸尸,拢共摸取了四件物事,不敢说全取,但基本上也不会有什么遗漏,毕竟,几团碎肉,一个近乎**的道人,也没什么地方能藏的住财物。

四件物事中,有三只纳戒,一只兽灵袋。李绩端详半天,费了不少法力,终于发现,他一只也打不开。

这可不是坏事,打不开说明他境界不够,说明几件物事都是高阶修士所留,说明里面的东西可能价值不菲。

几番折腾,对这四件物事李绩大概有了自己的判断。这肯定是肯定是筑基以上,元婴以下修士的物品,也就是说,筑基,融合,心动,金丹,灵寂都有可能,通过方才的尝试,感觉那个兽灵袋和一只纳戒印记坚固,丝毫不为所动,应该是金丹修士之物,这个李绩暂时无法可想,只能暂且放下以后再说。

另外两个纳戒却没有这般坚固,法力涌过去也能感觉出有一丝消磨的可能。纳戒是见不得人的,只能每天运功慢慢消磨,总有打开的那一天。虽然这种打开方法最终会使纳戒无法使用,但为了稳妥,也只能这样。

但李绩的好心情只持续了半天,便被卫小娘子的行为破坏的干干净净。。。..

“你是说,卫茵在午时二刻便走进执事房?”盯着三叔苍老的面庞,李绩压住心中的怒火。

“是,小姐听说执事房最近由轩辕高层长老坐镇,故此前去分说冤情。。。”三叔古井不波,似乎说的便是件无足轻重的芝麻绿豆小事。

“轩辕高层可来了很多天了,你家小姐偏偏今日诉冤,这时机真正把握的好呢?”李绩心中懊恼。明摆着,这卫氏一伙早就算计好了,不仅是卫茵,也少不了眼前这老苍头,恐怕还有卫父那个师弟。这些人的心里,卫立的死才是他们心目中的头等大事,为了复仇,他们可以舍去一切,包括他李绩。

否则,向轩辕告密这种大事完全可以和李绩商量,就是怕李绩不同意,才私下行动,造成即成事实,商人传承,果然见利不见情。至于李绩在里面的帮助,恐怕那女人认为陪睡这么久,已经两不相欠了吧。

李绩深吸一口气,尽量平复心情,此时与卫家翻脸也与事无补。况且,在整个事件中,他自己也有私心,很多事也未与卫茵明说。。。都是从自身角度出发,唯利而已。只不过自今日起,和卫茵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,已成路人矣。

“你家小姐是如何分说的?她现在何处?”

“不知,小姐独自进去,我等哪里知道她如何说的。。。不过李先生也无需担心。。。”老苍头浑浊的眼神剐了李绩一眼,饱经风霜的他如何不明白这其中得失,“我家小姐曾经明言,先生为卫家奔波,于卫家有大恩,故断不会连累先生,此次向轩辕告密也只说在李府听得消息,与先生却无半点干系。。。至于小姐么,当然还在执事房,在此事件未有结论前,怕是出不来的。。。”

“你们。。。唉,你们哪知道修士之能。。。”李绩无言以对。他其实也知道,卫茵就算再无情,也绝不会主动暴露李绩在这件事中的作用;问题在于,她要面对的是修士啊,在修士面前,只要略有怀疑,凡人有秘密可言么?

接下来的十数天里,李绩基本都在心神不定中渡过,就连修练也不能专心。他不知道自己的事到底有没有暴露,这不仅牵渉到那几件战利品,更关系到他能否继续在轮回殿修炼,这种感觉相当的糟糕,直到。。。

“你要去小孤山?确定?”李绩狐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,经过这次事件,卫茵的气质有所变化,仿佛更独立,不可捉摸?

“是,小孤山花信师太与我有缘,看好奴家。。。所以。。。”卫茵轻声道,“先生也知道,不入道途,终是蝼蚁,奴家不愿再任人摆布,纵是艰难,也不悔。。。”

经过方才的交谈,李绩也大概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原来卫茵入执事房陈情状告李氏通敌,当时并不为冯仑所信,这是很正常的事,区区一个凡人竟敢诬蔑一个拥有金丹修士和轩辕交好的大家族,没人会相信她的话,更何况卫茵也没什么证据。这期间卫茵很是吃了些苦头,幸运的是,一来李绩在龙头山的发动很及时,二来当时在执事房,还有一位来自小孤山的客人——花信师太。

小孤山,是北域寒洲除轩辕剑派和沧浪阁以外的几家实力最强的门派之一,和轩辕剑派一贯交好,门中子弟常常互有来往。花信师太在入道前本和冯仑是凡世夫妻,现在也和冯仑一样同为金丹强者,在两个门派也算是一段佳话。有感于卫茵的坚强独立,性格脾性都合她胃口,花信师太有了眼缘,决定带回小孤山收为徒弟。

这是卫茵的气运,也是李绩的运气。有了花信师太的插手,虽然明知这小姑娘口中还有不尽不实的隐情可挖,但她拒不开口,冯仑在老妻面前又如何敢展手段,想来李氏通敌一事也是事实,没有太大的出入,也就不再深究,李绩由此逃过一劫。

“何时走?”本来想着有很多话要问,有很多质疑要发泄,真正人在当面,却发现怎么也说不出口,都是小人物,身不由已。

“明日,先生,我,我。。。”卫茵还待解释,却被李绩止住。

“不用说,我懂。。。以你心性,走这条路很适合。。。以后再见面,也许你我会以道友相称了。。。”淡淡的说完,李绩挥挥手,仿佛在和某些东西作别,然后转身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只留下卫茵痴痴站立,不觉间,满脸的泪水。。。情已逝。。。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事后 主目录 下一章 发笔小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