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历史小说 > 农女种田:腹黑将军哪里跑
上一章 我家娘子最棒 主目录 下一章 好好过日子

第二十三章 你还惦记着志成哥

作者:勾儿姑娘 更新时间:2018-10-05 05:43:18

开学季,好礼来袭!限量

苏小满还当张秀芹转了性子,现在看原是她有事相求,怪不得又是赔笑脸又是送种子的,她心中暗暗鄙夷。

“大娘,我这两天还有别的事情,恐怕没时间帮您绣手帕,不然”苏小满眨了眨眼睛,为难道:“您还是找别人吧?”

手帕么,说亲的时候对方又不是看你手帕好不好看,想来也无关紧要的。

可谁知张秀芹却登时变了脸色,好色苏小满欠她银子似的,“小小一块手帕而已,一天时间还绣不完?什么事情能比妹妹说亲嫁人还要紧?”

呵,现在知道苏小玲是自己妹妹了,可她好像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姐姐吧?

当着陆离的面,苏小满也不戳破,仍给了对方几分面子,“大娘,我真的没时间,不然您去城里买一块也好,想来小玲也不会计较的。”

“我买什么买!”张秀芹陡然怒了,“反正我明天就来拿,你必须给我绣好!”

她早就听说了,苏小满绣的手帕在城里卖了大价钱,回来的时候那包袱都鼓鼓囊囊的,铁定赚了不少钱!

张秀芹原还不相信,觉得是外头的人瞎传,苏小满一个小姑娘绣的东西能卖多少钱?结果回家跟小玲一说,小玲说在苏小满家看见了绣线,张秀芹这才当回事。

想到这儿,张秀芹盯着苏小满的眼神愈发不善,好像要把人生吞活吃了似的。

而苏小满叹了口气,“大娘,真的不是我不给你绣,而是我真的没时间。眼看着就要入冬了,我们家的菜还没着落呢,我和陆离天天从早忙到黑,哪里有时间绣手帕啊。”

“哼,”张秀芹冷哼一声,故意挑着尖细的声音讽刺:“是,你绣手帕赚钱有时间,给我们家小玲绣个手帕就没时间。”

苏小满一愣,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绣手帕在城里卖的?

“张大娘。”一旁的陆离看不下去,站出来为小满说了几句话,“我是外地人不懂您们这儿的风俗,我想问问,绣手帕和说亲有什么关系吗?”

问到这儿,苏小满也是狐疑,附和着:“对啊大娘,我怎么没听说过说亲还要带手帕的?这又不是大户人家挑丫头,怎的还得看绣活不成?”

张秀芹倏的红了脸,嘟嘟囔囔了半天也没说清楚。

看样子,这手帕是不是要送给苏小玲还不一定呢。

“大娘,这帕子当真是要给小玲说亲用的?”苏小满双手环胸,和陆离一起盯着张秀芹。

张秀芹纵然是红着脸,说谎的底气却半分不少,“可不是嘛,小玲明天就该跟人家见面了,我就差你这帕子了!你现在不是没事儿吗?赶紧去绣啊!”

苏小满是铁定了心不给她绣,“我没那个时间,您再找别人吧,或者直接买一块,一天时间我绣不出来。”

“那就后天,后天总能绣好吧?”

她微微一笑,“大娘,您不是说小玲明天就该跟那个人见面了吗?”

一句话噎的张秀芹半个字也说不出来,她吭吭哧哧的嘟囔了半天,愣是没再编出个何时的理由来。

“大娘,我和小满还要去林子里。”陆离冷冷开口,“若是没别的事情,您请回吧。”

张秀芹又看了一眼苏小满,眼中隐有怨恨,“白养你这个小白眼狼了,关键时候装傻充愣,没良心的东西!”

陆离突然拔高了声调,“张大娘,您是不是觉得这刚下过雨的地面软,跌一跤也没关系是吧?”

一说这话,张秀芹猛然想起那天陆离仅用一颗石子就将自己弄倒的场景,她脸色一白,忙不迭转身跑了。

直到张秀芹走远了,苏小满才撇嘴嘟囔了一句,“她怎么知道我在城里卖绣品的?巴巴的凑上来,定是要拿了我的帕子去卖!”

陆离不由侧头看她,嘴角翘起个小小的弧度,这小丫头心思倒透亮的很。

“对了,”苏小满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眼睛亮晶晶的,“刚下过雨,林子里肯定有不少蘑菇,我去摘点来。”

幸好他们就住在山腰上,肯定比其他人要到的早,若是摘多了吃不完,还可以晾干了放起来。

一想到这儿,苏小满顿觉整个人都轻盈许多。

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陆离拿起竹篓,沉声道,“林子里陷阱多,以免你掉下去上不来。”

苏小满乖乖的点点头,随着陆离一起进了林子。

正如苏小满所说,刚下过雨的林子里果然冒出好多蘑菇,一簇簇的挤在树根底下,可爱圆润的很。

俗话说靠山吃山,苏小满自幼跟着父亲上山采蘑菇,自然知道哪些可以吃,哪些不可以吃,而陆离也因常年在外行军驻扎,对于这些东西也十分清楚。

两人默契的忽略那些颜色鲜艳的毒蘑菇,将可以吃的蘑菇全都小心采下来放到竹篓里,末了,苏小满还用松针将采过蘑菇的地方盖上。

陆离不解,不由问道:“这是做什么?”

“林子就这么大,每次长蘑菇的地方也就这些,我现在盖好了,下次还能来这儿采,不然这地方坏了可就不长蘑菇了。”苏小满低着头,用细嫩的小手拨拉着枯黄的松针,将采过蘑菇的地方全都一一盖住。

看着那细嫩白皙的手指弄着松针,陆离没由来的有些心疼,再后来,他便直接接下了这活,苏小满也乐得轻松。

两人一边走一边采,不一会儿就采满了大半个竹篓。

“这么多应该够了吧,不然我们先回去?”陆离掂了掂竹篓的重量,问苏小满的意见。

女人掂着脚往里面看了看,摇摇头,“没事儿,反正我也不累,继续多采一点吧,我们好晒干了留到冬天吃。”

陆离点头,“都听娘子的。”

陆离的声音低低沉沉的,一声“娘子”使得苏小满倏的红了脸,她低下头盯着脚尖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,两人都成亲这么长时间了,她怎么还对这两个字这么敏感。

说起来,陆离有时候唤她小满,有时候则是直接叫娘子,而她,每次都是唤陆离。这样,是不是显得太生分了些?

心里想着事,苏小满便只顾着低着头往前走,稍不留神,她直接撞上了陆离背上的竹篓。

“哎哟!”

苏小满皱眉捂着鼻子,泪眼汪汪的看着转过身来的陆离,委屈抱怨:“你怎么突然停下了,这竹篓撞的我好疼。”

若是空的也就罢了,偏巧这里面还装了这么多东西,苏小满撞得结结实实,自然痛的瞬间就流了泪。

“我看看。”陆离难得严肃,他不容拒绝的拿开苏小满捂着鼻子的手,细细的看了看确定没事儿,才松了口气。

“还疼吗?”陆离俯身凑过来问。

一张俊脸猛然间离苏小满那么近,她不受控的红了脸,鼻子上的痛全然都忘了,她忙别过头去,声若蚊蝇:“不,不疼了。”

陆离起身,“那就好,我们接着往前走吧。”

没一会儿,天气又阴沉沉的暗了下来,两人担心会被大雨困在山中,便急匆匆的往回走。

却不想在路上意外碰到了一个人。

“我当是谁呢,这不是小满吗?”李欣冷笑着截住两人的路,酸溜溜道:“不是在城里卖帕子卖了好多钱,怎么还去采蘑菇啊?那么有钱,自己去集市上卖蘑菇不就好了,抢我们的口粮做什么?”

陆离调整了下背篓,没等苏小满开口便冷声道:“念你是个孕妇,我不动你,但若是再这样阴阳怪气的欺负小满,别怪我将刘志成的另一条腿也折断了!”

陆离长得人高马大,身手不凡,他这样冷冷的盯着李欣将已经将她吓得够呛,更别提还这样威胁意味满满的警告她。

可李欣今日也不知怎了,陆离越是这样说,她就偏要往前凑,好像故意激着陆离打她似的。

苏小满拽了拽陆离的袖子,小声道:“我们还是快回去吧,不然一会儿该下雨了。”

对方是个孕妇,她无论如何都不敢还嘴,万一动了胎气惹得李欣滑胎,那可是千金万两都没办法赔罪的。

想必陆离也是念着这一点,所以任由李欣如何刺激,他也未动分毫,反而还随着李欣的不断靠近还往后退了几步。

可越是这样,李欣就越往前靠,边往前走还继续刺激二人,“苏小满,你男人不是挺能耐的吗?我这么说你,你都不生气?你都不让他来打我?”

“是不是,”李欣忽的停下脚步笑了笑,“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志成哥,所以不敢让你男人动我,怕我出了事儿让志成哥生气是不是?”

“也对,我这肚子里的可是志成哥的孩子,万一因为你们俩这孩子出了点好歹,那志成哥肯定是要跟你们拼命的。纵然你之前和志成哥好过那么两三天,他也绝不会顾念着这些东西而轻饶了你。”

说完,她摸了摸肚子,冲着苏小满得意的笑起来。

反观苏小满早已脸色发白,她死死的拽着陆离的袖子,气得浑身发抖。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我家娘子最棒 主目录 下一章 好好过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