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悬疑小说 > 神雕之萧峰后人
上一章 北丐西毒 主目录 下一章 华山论剑

第10章 兄弟重逢

作者:善宇 更新时间:2015-06-10 18:40:07

开学季,好礼来袭!限量

洪七公见欧阳锋见陡然出现,亦是大吃一惊,心念杨过喊他“爹爹”原来这小子竟是老毒物的儿子,难怪年纪轻轻竟如此了得,此下感觉力道涌来,手下一沉,忙加劲反击。

这俩人自第二次华山论剑后,十余年未曾谋面,欧阳锋因逆练九阴真经,神智癫疯,但武功却愈练愈强,而且颇为怪异。而洪七公因当年中蛇毒,武功尽失,听郭靖、黄蓉背诵了一小段九阴真经。结合原来的武功,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毕竟正强于逆,虽只有一小部分,却不输于欧阳锋。两人相斗数十年,本武功就不相伯仲,此后都是各有际遇。此番华山三次相斗,功力相拼,仍是不分上下。只可怜那藏边五丑了,给此二人做了试招的垫子,身上冷热交替,呼吸时而短促,时而缓慢,好不难受,周身骨骼咯咯作响,毕竟受任何酷刑方要难受百倍。

相对片刻后,欧阳锋忽道:“这五个家伙的内功不错,是何门派?”杨过心想:“连义父都说他们所学内功不错,这五丑果然不是寻常之辈。”只听洪七公道:“他们说他们是西藏圣僧金轮法王的徒孙。”欧阳峰道:“这个金轮法王跟你相比谁更厉害些?”洪七公说:“不知道,或者差不多吧。”欧阳锋道:“比我呢?”洪七公道:“比你厉害些。”欧阳锋一怔道:“不信”

两人说话之际,手上仍旧不断发力。洪七公降龙十八掌,精妙无比不断变换掌力,却均被欧阳锋在彼端以足力化解,可见欧阳锋的蛤蟆功更是进了一步。二人一番交手,都是各自佩服,心想一时难分高下,同时哈哈大笑,向后越开。

藏边五丑身上压力骤失,不由得摇摇晃晃。五人夹于两大高手内力之间来回交逼,此时五脏六腑均受重伤,如同废人,便是七、八岁的儿童也是不敌。洪七公喝道:“五名奸贼,总算你们大限未到,反正今后也不能坏人了,快给我滚吧。记得回去跟你们祖师爷金轮法王说,叫他快来中原跟我较量较量。”欧阳锋也道:“也跟我较量较量”藏边五丑连忙答应,脚步蹒跚,相扶狼狈下峰。

欧阳锋斜望向洪七公,只觉得依稀相识,武功也是甚为熟悉,喝道:“喂,你武功很好啊,你叫甚么名字?”洪七公一听便知欧阳锋十余年前发疯后,始终未愈,於是说道:“我叫欧阳锋,你叫什么名字?”欧阳锋心头一震,觉得欧阳锋三字,果然好熟,但自己叫什么名字,实在想不起来,摇头道;“我不知道,喂,我叫什么名字?”洪七公哈哈大笑道:“你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。快回家想想吧。”欧阳锋大怒道:“你一定知道,你跟我说。”洪七公说:“好吧,你叫臭蛤蟆。”“蛤蟆”两字,欧阳锋十分熟悉,听起来有些相似但细细想却又不是。

欧阳锋与洪七公是数十年的死仇了,此时欧阳锋虽想不起来了,但自然而然见到洪七公就生气了。洪七公知他神志不清,见他呆呆站立,目露凶光,心下暗暗戒备。果然欧阳峰大吼一声,恶扑而来。

洪七公当下不敢怠慢,出手便是降龙十八掌。两人襟溯风,足踏寒冰,在这宽仅尺许的窄道上各逞生平绝技,倾力相搏。一边是万丈深渊,稍有不慎,便是粉身碎骨之祸。此二人虽年事已高,精力虽已衰退,武学上的修为却俱臻炉火纯青之境,招数精奥,深得醇厚稳实之妙旨。只拆的数十招,两人不由得心下佩服。欧阳锋叫道:“老家伙厉害的很嘛。”洪七公也道:“臭蛤蟆也了不起。”

杨过见地势险恶,生怕义父掉下山谷,但有时见洪七公遇窘,实知不觉也希望他转危为安。欧阳锋是他义父,情谊自深。让洪七公慷慨豪迈,随身一具的大侠风范,令他一见便为心折。他在饥寒交迫之中,干冒大险为他苦熬三天三夜,三昼夜中两人虽不交一言。在杨过心中,却便如与他共患难生死千百次一般。

拆了数十招后,杨过见二人虽在对方凌厉无伦的攻击下总能化险为夷,便不再挂虑双方安危,只潜心细看柯秒武功。九阴真经乃天下武学总纲,他所知虽知不多,但时见二人所使招数与真经要义暗合,不由得惊喜无比,心想:“真经平平无常的一句话,原来能有这许多推衍变化。”

堪堪拆到千余招,二人武功未尽,但年纪一老,都感觉气喘心跳,手脚不免迟缓下来。杨过叫道:“两位打了半日,想必肚子饿了,大家来饱餐一顿再比如何?”洪七公一听到吃字,立即退后,连叫:”妙极,妙极。”杨过便把五丑所留下的冻鸡冻肉,白酒冷饭提来。洪七公抢过一只鸡,便啃的咯咯直响。

杨过递给欧阳锋一只鸡,柔声问道:“爹爹,这些日子你在哪儿?”欧阳锋道:“我在找你。”杨过胸口一酸,心想:“世上毕竟也有真心爱我的人。”拉着欧阳锋的手臂,说道:“爹爹,你就是欧阳锋。这位洪老前辈是好人,你别跟他打架了。”

欧阳锋指着洪七公道:“他是欧阳锋,欧阳锋是坏人。”杨过见他神智混乱,心下难过之极。洪七公笑道:“不错,欧阳锋是坏人,欧阳锋该死。”欧阳锋望望洪七公,望望杨过,双眼发直,竭力回忆思索,但脑海始终乱成一团。

杨过服侍完欧阳锋吃了些食物,便相洪七公求情道:“洪老前辈,欧阳锋是我义父,你怜他身患重病,神智糊涂,别跟他为难了吧。”洪七公也被他的孝情感动,连连点头道:“好小子,原来他是你义父。”哪知欧阳锋突然跃起道:“欧阳锋,咱们拳脚比不出胜负,再逼兵器。”洪七公摇头道:“不必了,算你胜了。”欧阳锋道:“甚么胜不胜得?我非杀了你不可。”回手折了跟树枝,拉去枝叶,成为一条棍棒,向洪七公兜头击落。他的蛇仗当年从横天下,厉害无比,现下杖头虽无蛇,但这一杖击降下来,杖头未至,一股风已将杨过逼得难以喘气。杨过急忙跃开闪避,看洪七公时,只见他拾起地下一根树枝,当做短棒,二人已斗在一起。洪七公的打狗棒时间无双,但轻易不肯施展,除此之外尚有不少精妙棒法,此时便逐一仗将出来。

这场拼斗,与适斗比拼拳脚又是另一番光景。但见杖去神龙天矫,棒来灵蛇盘舞,或似长虹经天,或若流星追月,只把杨过瞧得惊险动魄,如醉如痴。

二人杖去棒来,直都到傍晚,兀自难分胜败。杨过心怕二人年事已高,再斗下去必有闪失。大声呼喝,劝二人罢斗。但洪七公与欧阳锋斗得兴起,哪肯停手。杨过知洪七公好吃,於是便在山野间挖了好些山药、木薯、生活烤的喷香。

洪七公闻得香气,叫道:“臭蛤蟆,不跟你打了。咱们吃东西要紧。”奔到杨过身旁,抓起两枚山药便吃。欧阳锋也吃将开来。当晚三人就在洞中睡觉。杨过相帮义父回复记忆,便向他提及重重旧事。欧阳锋总是呆呆不答,又是伸拳用力敲打自己脑袋,显是在竭力思索,但茫无头绪,十分苦恼。杨过劝他安睡,自己却翻来覆去说不着。思索二人的拳法掌法,越想越兴奋,忍不住起身悄悄比拟,但觉奥妙无穷,练了半夜,直到倦极才睡。

次晨一早,杨过尚未睡醒,只听得洞外呼呼风响,夹着吆喝纵跃之声,忙奔出,又见得欧阳、洪二人斗得难分难解。他叹了口气,心想二人:“这两位老人家返老还童,这种架又有甚么好打?”只得坐在一旁观看,但见洪七公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条理分明,欧阳锋的招数难以捉摸,每每洪七公已占得上风,可是被他怪招一阻,重又拉成平手。

二人日斗晚睡,接连斗了四日,均已神困力倦,几欲虚脱,但始终不肯容让半招。

杨过寻思:“明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再打了。”这晚待欧阳锋睡着了,悄声向洪七公道:“老前辈洞外一步说话。”杨过到了洞外什么也没说,突然跪倒,连连磕头。洪七公明白杨过之意,仰天哈哈一笑:“就是这么着。”往山下便走。结果笑声惊动欧阳锋,欧阳锋怒喝:“老家伙想逃吗?”结果洪七公本欲离去,结果落了下风。数招一过,二人便比拼上了内力,二人都是全力施为。

杨过见二人比拼内力,不禁大为担忧,他若出手偷袭洪七公后心,自可助义父获胜。然见洪七公白发满头,神威凛然中兼有慈爱亲厚,刚正侠烈中伴以随和洒脱,实在不自禁的为之倾倒,何况他已应允自己甘愿退让,又怎忍加害?比拼内力最为凶险,稍有差池,便命丧敌手。二人比拼两个时辰,只见二人脸色大变,怕是再比拼上个一时半刻,非同归于尽,杨过心想:“纵冒大险也得救他们性命。”於是折了一根树枝,走到二人之间盘膝坐下,一咬牙,伸树枝往二人杖棒之间挑去。

此时传来一声大喝“兄弟,不可”同时夹杂着一粒碎石所发出的破空之声,喝声所发正是萧云。

下一章华山论剑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北丐西毒 主目录 下一章 华山论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