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悬疑小说 > 神雕之萧峰后人
上一章 一波三折(中) 主目录 下一章 偷学武功

第33章 一波三折(下)

作者:善宇 更新时间:2015-06-10 18:40:25

开学季,好礼来袭!限量

酒楼上的众人本因“大胜帮”一干人等冲上楼来,却又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正自惊魂未定。突见一人右手被筷子扎得鲜血淋淋,登时大乱纷纷窜逃着下楼。

金轮法王转过身来对着萧云冷笑道:“萧大侠果然好功夫!难道也要趟这趟浑水!?”

萧云本就对金轮法王擒了郭芙,以此挟制威胁郭靖这等小人行径颇为不齿,意欲出手相助。猛然争端骤起,但见一容貌清雅等公子哥竟伸将出手来去拉程瑛的臂膀,神态猥琐。

程瑛眼下就要受辱,萧云岂能让程瑛受此伧夫之辱?当即随手捏起两根筷子,乘势甩出将那霍都右手废了。

萧云站起身来瞥了一眼金轮法王,淡淡的道:“金轮法王客气了。你乘人之危,挟持郭姑娘,来相逼黄帮主,未免有恃强凌弱之嫌。黄帮主她今日身子不适,若非如此你的武功未必胜得了她。不若你划下道来,我萧云一人接下了。”他知金轮法王武功虽强,但却和自己相差一筹,如此用言语相逼,想来金轮或许便不与黄蓉为难了。

金轮法王见萧云眼光中颇有讥嘲轻视之色,他一生自视甚高,偏偏是在萧云手下几次败北,熬不住怒火如焚,猛地左手一翻,一只银轮已架在郭芙脖颈之上,沉声喝道:“老僧可杀不可辱,今日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!”心中却思潮起伏:“今日错过了这个良机,只怕日后再难相逢。难道老天当真护佑大宋,教我大事不成?”

金轮法王如此突兀之举,众人都是大吃一惊。黄蓉母女关心,更是震动,忙颤声道:“不可!”法王冷冷一笑,一双寒眸直盯着萧云,只要萧云稍许妄动,郭芙立时便香消玉损。

萧云本想以言语相激,只盼金轮法王能不战而退,绝未料到那金轮法王竟不顾一代武学宗师的身份,竟将郭芙制住,以其死相逼。他一怔之间,不禁怒气陡生。当即大踏步上前,一掌就要拍出。

金轮法王知萧云掌力雄浑,心生惧意,眼中闪过一道杀意,微笑道:“萧大侠,你难道不顾这郭姑娘的生死了吗?”他亦知萧云仁义武勇,自是不会不顾他人性命。说着银轮轻轻一转,郭芙那凝脂如雪的脖颈上立时便划出一道殷红的血痕,鲜血顺着银轮滑落滴下。

郭芙只感脖颈一疼,忍不住ShenYin出声,眼泪不禁在眼眶中打转。黄蓉一瞧那滑落的鲜血,周身顿时犹如身入冰窟,全身发颤,但听到女儿的哀声,心中如沸,只是咬住嘴唇强忍。

这一来众人纷纷心中一凛,程瑛眉头轻皱,连忙扶住身子发颤的黄蓉。陆无双足疾未愈,仍坐在凳子上,眼神斜睨金轮,神态颇为不屑。李莫愁微微一笑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心道:“这大和尚武功甚是高强,最好与萧云、黄蓉等人斗个两败俱伤。”洪凌波掌心冷汗暗生,只想:“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的好,师傅与他都别有事。”

小龙女秀眉微蹙,冲萧云道:“你不是带我去找过儿吗?这些人打打杀杀蛮横的紧,咱们走罢!”她可丝毫不知适才萧云与金轮法王相争之际间不容发,她满心只盼早日找回杨过,回到古墓与杨过长相思守,她于世间的恩仇斗杀本来就毫不关心,见到金轮法王又感害怕,便即直言无隐。

萧云见小龙女微微薄怒的模样,别有一番滋味,心中竟不愿半点违拗?心想:“这小龙女一派天真无邪,这‘蛮横’一词确是贴切。”转而一念,我这一走黄蓉母女怕是危险之极,瑛妹又如何看我?自己与黄药师当日一见如故相交甚欢,他的亲人有难,我如何能不相救。猛地心念一转,计上心来,哈哈一笑,对小龙女道:“龙姑娘,此间事情一了我们便去寻杨过兄弟。”

正在此刻,武氏兄弟猛然飞身过去,同使“一阳指”点出,一个点向金轮左手腕部,另一个点向直击法王xiong口“膻中穴”,这膻中穴乃人身气海,百息之所会,最当冲要,一着敌指,立时气息闭塞。这武氏兄弟心中倒是打得好算盘,欲至金轮死地。

金轮法王这几日连番受辱,先是萧云英雄大宴之上大败于他,令他已然到手的武林盟主之位终于落空,今日又要使自己擒黄蓉母女胁制郭靖之事功败垂成,心中耶闷已久,眼见两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也敢来触犯佛爷,不由得怒从心起,眼中杀机一闪,右手反手便一掌击出,一股浑厚雄劲之极的掌风劈了出去。

这一掌金轮法王盛怒之下而发,武氏兄弟若是被这一掌击实,绝无生还之幸。黄蓉本见萧云出手相助,心中一喜,又见金轮法王恼羞成怒,欲来个鱼死网破,一霎时又惊又怕。当真是悲喜交集,哪料得武氏兄弟竟如此不知深浅,竟以卵击石,待得惊觉,再要阻拦已然来不及了。

便在此时,萧云身形闪动,跃到武氏兄弟身后,两手在二人颈上一提,向后一拉,同时右腿带起一道劲风将金轮法王的掌力斜引,只听“啪啦”一声,一张桌子被法王的掌力击得粉碎。萧云也被这一掌震得右腿发麻。

武氏兄弟从小爱慕郭芙,眼见郭芙受伤,心叫不妙,激愤之下,竟自不量力,使出前几日从朱子柳手中学来的“一阳指”想将郭芙从金轮法王手中救下,现下被萧云相救,再看那张被击得粉碎的桌子,暗自心惊不已,冷汗直流。

萧云在一旁瞧得仔细,眼见武氏兄弟飞身救人,暗骂了一声“两个草包!”但见金轮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的杀意,在金轮手臂微动之际,立即身形一晃,纵跃到二人身后救下二人。

萧云将众人挡在身后,此番一来金轮法王和萧云相对而立,两人凝神戒备,只隔两丈之距。萧云心中暗道:“刚才我与龙姑娘搭话,金轮本已心神稍有松动,只消大喝一声,令其心神不定,便有了余裕,自当可救下郭芙,当真可惜。”

金轮法王一掌未将武氏兄弟二人击杀,但见萧云伸手抓住了武氏兄弟二人后颈,在这千钧一发的瞬息

之间,硬生生将他拉开。这手神功当真匪夷所思,金轮法王武功虽强,自忖也难以办到。心中惊诧不小,冷冷哼了一声,神情更是凝重,笑道:“今日见识到萧大侠这等功夫,老衲佩服得紧。萧大侠武功是可谓是天下第一,老衲是非阁下对手,但若想要趁乱杀了黄蓉母女也是易如反掌,萧大侠最好还是不要管此闲事的好!老衲只是请这位郭姑娘去蒙古大营做客而已。”说罢,向萧云身后扫了一眼。

萧云顿时心中一紧,寻思:“金轮法王武功高强,还有数十名武士,如果趁乱误伤了,三妹、龙姑娘及李莫愁等人我纵是武功再高也难以护得这么多人周全,更何况他那个徒弟武功也着实不错。”

这番思量下来萧云却是投鼠忌器,不敢轻举妄动,厉声喝道:“那好,如若日后郭姑娘在你手中稍有差池,天涯海角,我萧云要杀一个人,他定是必死无疑!”语气透着一股寒意,众人闻之不禁打个寒颤。

金轮法王见萧云似有松动,将轮子收起,左手抓住郭芙喉咙,心中大乐,暗想:“四王爷和公主千方百计要取郭靖性命,始终未能如愿。今日擒获了郭靖的爱女,以此挟制,不怕他不俯首听命。比之一剑将他刺死犹胜一筹。便算那郭靖当真倔强不服,他日我们在城下慢慢折磨这个姑娘,教他心痛如割,神不守舍,那时大军一鼓攻城,焉能不胜?”笑道:“萧大侠,如此便告辞了。”说罢,便下的楼去。

金轮法王劫持这郭芙缓步移到街道上,众蒙古武士紧随其后。黄蓉眼见郭芙被金轮法王带走,脸色苍白,心中焦急万分,呆呆望着金轮法王离去,心乱如麻。

郭芙见母亲不敢相救,萧云也是不敢妄动,一时吓得连哭也哭不出了,神色凄楚,呆呆望着黄蓉。

金轮法王立于街道之上,抬头望了一眼在楼上的黄蓉、萧云二人,冲黄蓉笑道:“黄帮主,这位姑娘既是你的爱女。前日我见她倚在你的怀中,撒痴撒娇,有趣得紧啊。你尽管放心,我们一定会好生相待于她,等我蒙古大军攻陷襄阳,立时恭送南归。”

蓦然间,黄蓉一声娇喝,飞身下楼,冲金轮法王,沉声道:“金轮法王,你放了我女儿,用我来换做人质。”说罢,回头深望了一眼跟着飞身而下的萧云。众人亦是纷纷下楼。只留李莫愁师徒二人站在酒楼上观望,

金轮法王一怔,笑道:“黄帮主果然母女情深的很那,那黄帮主你先过来,我自会将令嫒释放,绝不反悔,你大可放心。”心中暗自堤防黄蓉是否有诡计。

武氏兄弟,齐声道:“师娘不可啊!”程瑛手持玉箫,向前一步道:“师姐,不可如此啊!”伸手欲将黄蓉拦下。黄蓉回头低声道:“敦儒,修文你们速去向师傅求救!师妹,你想法将我在蒙古做客的消息告知“爹爹”,让他来相救。”说罢转头看向金轮法王。

黄蓉缓步径直走向金轮法王。

金轮法王心想:“这黄蓉机智无双,足智多谋,我须得多加小心。”心念微动之际,已将袖中的铁轮握住,暗暗冷笑。眼见黄蓉近身前来,待到只有两尺之遥,蓦地左手松开郭芙,抓向黄蓉肩头。

岂料正要擒下黄蓉之际,忽见黄蓉拇指与食指扣起,余下三指略张,手指如一枝兰花般伸出,姿势美妙已极,一指点向金轮法王xiong下“巨阙”穴。正是桃花岛绝学“兰花拂穴手”。金轮法王自视武学修为不凡,却怎知中原武学精妙非凡,突见这等神奇指法,神色一晃,微微一怔,手上自是慢了半拍,但却去势不变,招式依旧,长臂前探,有意炫示功夫。

忽地两声龙鸣,蓦地里,但见郭芙向前,黄蓉向后飞了出去,金轮法王大吃一惊,抓向黄蓉的一招已然落空,反手再欲擒下郭芙,也是一空。

出手相救黄蓉、郭芙之人,自便是萧云了。萧云本见黄蓉自愿受擒,心感诧异,又见黄蓉眼中闪烁着一丝狡狯的神色,寻思:“难不成她已有了救人之计。”当下他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观望,陡见黄蓉出手,使得金轮法王左手离开郭芙的脖颈,有了此等余裕,萧云如何容得他金轮法王再来擒人?是以在黄蓉动手的同时,他纵身上前,身子一晃,已到黄蓉身后数尺,双手同时使出“擒龙功”,将黄蓉、郭芙二人拉开。

金轮法王见黄蓉、郭芙二人脱离自己所制,一股怒火猛地在xiong中烧将上来,但他虽怒不慌,心思机敏,双袖一抖,五轮齐发,分别击向黄蓉、郭芙、程瑛、陆无双、小龙女等人。盛怒之下,伸手抓住五轮,暗用转劲,将轮子飞出。这时劲力极大,轮子竟然寂然无声,却是铁轮飞转太快,轮中小球不及相互碰撞。

黄蓉、郭芙首当其冲,萧云出其不意,没料想金轮法王竟如此阴狠,竟下杀手,当即双手一探,抓住黄蓉、郭芙二人背心,向旁一拉,便避开这两轮。

又见三只轮子飞向程瑛、陆无双、小龙女三人,那轮子来得虽极快,萧云后跃之势更快,瞬间就来到陆无双、程瑛二人身前,大喝一声,双手一伸便抓住两只轮子,只是轮子力道实在猛恶,只震得他双手

虎口迸裂,鲜血长流。猛然一声“啊呦”原是想起小龙女是否能避开这轮子。回头只见小龙女仍是悄然而立,玉立亭亭,袖袍在朔风下飘扬飞舞,只觉这小龙女身旁似有烟霞轻笼,当真非尘世中人……

古墓派的轻功乃武林一绝,别派任何轻功均所不及。小龙女眼见轮子转动时势道大得异乎寻常,哪敢硬接,只得以绝顶轻功旁跃避开。萧云转念之间,明知其理,叫道:“好轻功!”

萧云转头冲金轮法王笑道:“好极,送了这两件利器给我!”

金轮法王面如土色,神气灰败。金轮法王明已得手,却又被萧云从中阻挠,不但未伤得一人,连自己纵横无敌的兵刃也被他夺去,真是生平从所未遇的大挫折。他本来清明在躬,智慧朗照,这时却不由得大动无明,双掌箕张,飞身拍向黄蓉。除萧云外,几人耳中鸣响,目为之眩,无不惊心。

萧云骂道:“好不要脸!”惊愕之下,不及细想,左手铅轮脱手,盘旋飞出,冲向金轮法王,去势凌厉之极。

金轮暗叫一声“糟糕!”蓦地身子倒转向后跃去,同时双掌齐出,拍向铅轮阻挡来势,只听“啪”一声,铅轮四碎。金轮登时双臂酸麻,半点动弹不得,不住地颤抖。

此时,萧云大喝一声:“再接我一招!”又将右手的铜轮掷向金轮法王一干人等,萧云这一掷的劲力何等刚猛,铜轮的边缘又锋锐无比,金轮适才接下一轮,双臂酸麻,只得身形一闪,纵身跃起,闪避此招。这轮子似长了眼睛一般,飞向金轮法王身后众人。

金轮法王身后的霍都、达尔巴见势不妙,忙地一招“懒驴打滚”避开这一掷,其余蒙古武士,急忙举刀格挡,喀喇喀喇几声,将几个蒙古武士连人带刀的铡为两截。轮子余势不衰,擦的一声,又斩断了蒙古武士身后酒楼的一根柱子。屋顶瓦片泥沙纷纷跃落。

金轮法王料知今日已讨不了好去,若不尽快脱身,大有性命之忧,冷冷一哼,转身就走,但见他身形飘飘,去得好快,几下急幌,已在墙角边,萧云微微一笑,沉声道:“像这样就走太便宜了罢!”蓦地喝道:“留下罢!”挥掌凌空拍出,掌力疾吐,便如有一道无形的兵刃,击在金轮法王背心。

金轮法王闷哼一声,重重摔将下来,口中鲜血狂喷,有如泉涌。

达尔巴和霍都齐叫:“师父!”抢上去伸手相扶。但见萧云飞身到金轮法王身前,霍都以为萧云要赶尽杀绝,心念一转,自谋脱身,叫道:“师哥,小弟回藏边勤练武功,十年后定要找上这姓萧的小子,跟师父和你报仇!”说着转身急跃,飞也似的去了。

达尔巴见师弟脱逃,怒不可遏,连忙挡在师傅身前,大声道:“求大侠,放过我和师傅一命,找那狼心狗肺的师弟来碎尸万段,然后自行投上,住凭阁下处置。那时要杀要剐,在下决不敢皱一皱眉头。”

萧云听他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篇,自然不懂,但霍都临危逃命,此人对师忠义,却也瞧得明白,眼见他神色慷慨,也敬重他是条汉子,更何况原本就与金轮法王无怨无仇,对他的武功也极是佩服,如不是他太过卑鄙,绝不会与他为难。朗声道:“金轮法王你枉为一代武学宗师,不配死在我萧云手上,杀你太丢人了!你去罢。”

达尔巴俯伏在地,向萧云拜了几拜,谢他不杀之恩。这是法王软倒在地,动弹不得。达尔巴将师傅负在背上,大踏步飞奔而去。其余未死的武士也相继离去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回来了!!!请支持!!!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一波三折(中) 主目录 下一章 偷学武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