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悬疑小说 > 神雕之萧峰后人
上一章 三女被劫 主目录 下一章 山庄柔情

第46章 夜闹山庄

作者:善宇 更新时间:2015-06-10 18:40:34

开学季,好礼来袭!限量

萧云心中懊恼之极,但却非有勇无谋之辈,贸然前往那“紫云山庄”。当下坐在客栈院中石凳,将此事前后反复思量一遍,顷刻之间便有了个大概。忖道:“这‘紫云山庄’中人,先是在我前往途中,为我等安排饮食起居,倒是一番好意。而后又使计劫走随我同行的三位女伴,但却言明无加害之意,难道只是为邀我到‘紫云山庄’一见吗?”转而一念,那两个黑衣人武功都十分了得,身形也似曾见过,只是一时却想不起来,应该是相识之人。他沉吟片刻,一时不明所已,索性将心一横,抱定“是福不是祸、是祸躲不过”的宗旨,且去那‘紫云山庄’一会。

猛然看见自己房内摆了一坛酒,走上前去,打开坛子,酒香直冲鼻端,手伸入坛,掬了一手上来喝了,入口甘美,乃是上等的美酒。他心下稍定:“难得这‘紫云山庄’主人如此周到,知我念饮,特送一坛美酒给我,想来他们也没有什么恶意,否则要想加害于我,只须在这美酒中,下上一把毒药,萧某便立时归西了。”不禁自嘲笑道。蓦然间一怔,望了一眼酒坛,暗道:“原来是她?”心中抓住一个人影,顿时放心不少。

空中的云被风吹得滚滚飘逸,正午的阳光时而从云朵的间田里赶出半抹睑来,却又那么快的又躲向云后。

大斜坡的白桦树林子仍然在呼啦啦的呻吟着,在一棵粗大的白桦树上,一个身着紫杉的英武少年,横躺在一根粗壮的枝干上,树下一匹矫健的红色骏马正不停的咀嚼着已微微泛黄的青草,显得一片宁静。透过密林,有一双若星光闪灿的眸子正饱含笑意的瞧着不远处的“紫云山庄”,这双眸子光芒明亮而灵动,好一阵,密林中的眼睛闭起来了,只听林中传来轻微的呼吸声,少年睡着了。

这个睡着的少年正是萧云!萧云已知“紫云山庄”的主人是谁,方始安心。转而童心又起,欲来个夜闹山庄,因此便在此白桦林中等待夜幕降临。

日落西山,月露东方!

已是子夜时分,密林下只余星光洒落,周围漆黑一片了。萧云一个“鸽子翻身”跃下树来,月光透过密林映在脸上,只见他浓黑人鬓的双眉,微排的杏仁眼,挺拔如玉的鼻梁,大小合度的嘴唇,嘴角挂着一丝笑意,轻轻笑道:“海月你除了会胡闹,还会些什么?待我给你来个‘以彼之道还施彼身’。”

朦胧的月光下,萧云鬼魅般飘身进入“紫云山庄”,当真视山庄的守卫如无物。守在庄门前的众守卫眼睛一花,似见有个影子闪过,竟没看清有人闯进庄门。萧云见庄内守卫森严,恐防打草惊蛇,身形一闪,寻了暗处一藏,四下一打量,但见庄内庭院楼台,连绵不绝,处处小桥流水、假山水阁,月光下如同罩了一层薄纱,恍若仙境。不禁心中大赞:“好雅致的园子!海月当真会享受!”

“紫云山庄”是照江南景色傍山而建,潺潺流水清澈的舔舐耳膜,紫竹随风摇摆如同七根琴弦有节奏地和着绿水歌唱。唱出江南的一种幽娴的神韵一种恬淡的灵性。宁静淡泊,儒雅之至。

萧云无暇欣赏这如画般的江南风景,身形微晃,已穿廊过巷,来到一个大的花园之中。忽听得花园南首阁楼的厢房中传来悠悠的琴声。琴声幽怨如流水不断,萧云一时听得入神,浑不知身处危地。

忽闻园外传来沙沙地轻响,甚是轻微。萧云一惊,知道来人武功不弱,身形一晃,悄然伏在一座假山后面,侧头一瞧,来人正是丁啸天。萧云冷冷一笑,忖道:“果然海月捣的鬼!那两个黑衣人定是丁啸天和百损道人了!”

待丁啸天来到厢房门口,琴声顿止。萧云不禁有些失落,心道:“海月悠扬的琴声实不下瑛妹柔和的啸声,倘若两人能合奏一曲,定是如同仙乐般好听。”

海月推门而出,淡淡的道:“丁先生,人还没来吗?”神情幽怨失落。丁啸天恭声道:“回禀公主,庄外白桦林中发现一批红马,可未见红马主人。”丁啸天知道海月问的是萧云,但海月未点明,他也不敢言明。海月闻言一喜,神色微晃,温婉的道:“丁先生,若那人来了,你让庄内守卫不可妄动。好了,你下去安排吧!”丁啸天道了声是,便下去安排了。

萧云听得两人言语,心中不禁莞尔,心中笑道:“海月,你未免小瞧了我,恐怕不知我现在离你只有十丈之遥吧?!看我如何戏耍你一番。”

海月并未回房内,而是走向园湖水阁,月色中身形婀娜,萧云见她发束金冠,貂裘胜雪,艳丽风采更胜往昔,心中一动,忙转头瞧向湖面。

水波不兴,宛似壁玉,泛起一层微蓝的水气。只是那水中也将海月的身容俱映现其中,见海月修眉弯黛,秀眼生波,削肩蜂腰,炯娜多姿,与程瑛、小龙女等可谓是各擅胜场,不分轩轾,俱是绝色风姿。

萧云便这般看着,忽听海月叹了一声,这一叹含着不尽的思念,又宛如有着无限的幽怨,令人心碎。接着海月轻声道:“萧大哥,你可是怪我了吗?我只是相见你一面而已!”萧云霎时间觉得歉疚殊甚,些许怒气登时没了影了。

须臾,只听传来嗦嗦的声音,萧云凝神望去,见海月脱了鞋袜,坐在湖畔,双脚浸入水中,不停地摇摆,单手支颈,一张俏脸半隐半现,似在想着什么。又听海月轻声道:“萧大哥,你来见我一面好吗?”

萧云听她说得情意深挚,又见她神色凄楚,没来由的倒觉得自己欠了她好大的情份。当下飞身一掠,从假山后跃向水阁,身子平平飞渡,犹如点水蜻蜓一般,双手在湖中抓了几株花草,待海月惊觉,人已落到身旁,将花草递给海月,柔声道:“没人怪过你,摘些花草送给你,勿怪萧大哥来晚之罪。”

海月看清来人,喜得双手一撑,跳出水面,听他一言,又撅起小嘴道:“你拿我园子的花草送我,好没诚意,我不原谅你。”但眉宇间笑意盎然,哪里有半点责怪的意思。海月这一跳出,一双玉足顿时露在外面。萧云望见她一双素足削若天成,丰约合度,雪白粉嫩,内中细筋俱可看见,十根脚趾如笋尖挺秀,不由证怔出神。

海月低着头等萧云来哄她,见他一时不吭气,抬头一瞧,见萧云只盯着自己的玉足看,顿时羞得满面通红,蓦感心头一荡,嗔骂道:“萧大哥,没想到你也是个登徒子。哼!”说着推了一把,转身欲跑向房内。

萧云见她薄嗔微怒,似笑不笑的神情煞是动人,心中不禁一荡,又见她转身欲走,忙上前拉住她手。海月羞恼未消,摔脱手又走,却直扑萧云怀中。原来萧云一招“大鹏展翅”中的挪移功夫,便将她去路封实,海月走得又急,竟似自行投怀送抱一般。

海月又羞又恼,粉拳不住擂打萧云,气道:“你欺侮我!你一来就欺侮我!”这时两人相距极近,萧云只觉她呼吸急促,吐气如兰,忙往后撤了一步,哪料到海月身子一软,又靠了过来,这下海月更是紧偎在海月怀中。萧云扶住她的肩头,见她梨花带雨,笑道:“我哪里欺侮你了?明明是你想见我,我便来了,要不我这就走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寒蝉凄切。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、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

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、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。更那堪、冷落清秋节。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、晓风残月。此去

经年,应是良辰、好景虚设。便纵有、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。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三女被劫 主目录 下一章 山庄柔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