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小说 > 其他小说 > 王爷独宠腹黑女医妃
上一章 女人的钱,真好赚 主目录 下一章 这个生意,做定了!

第74章 尴尬症发作

作者:米修米修萝卜 更新时间:2019-03-03 01:49:17

颜诗情的话,将江素雅说的一愣一愣的,但江鸿轩却听得仔细认真。

他不知道是不是最适合大楚国女子的,但对于大楚国缺水这点,是极为认同。

他虽然是世家子弟,也是嫡系嫡子,但并不是嫡长子,家中对他要求倒也不严格。

他喜好经商,家里也是张一只眼闭一只眼,随他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但凡是能赚钱的,他都想插一手。

眼下看到颜诗情这所谓的面膜,再看看他三婶和堂妹还有周围丫头婆子眼底的热切后,心里火热热的。

有心想和颜诗情谈买卖,却又觉得现在时机不对。

江素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还想说什么时,就见丁香和墨菊一前一后端着百合酥、玫瑰莲蓉糕和木樨香露过来了。

“放颜姑娘那!”

楚玺墨一看自己要的东西到了,还没等霍依依和江素雅这两位女主人开口,就率先吩咐道。

此时午时已经过了一半,颜诗情肚子早已饿了,见到这些东西,肚子很是不争气的“咕噜”一声。

这声音很大,让人想听不到都难。

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将视线都看向颜诗情。

“春玉,吩咐下去,摆午膳!”

霍依依略微有些尴尬,这还是她头一次失礼。

不管颜诗情的年龄多大,毕竟她是素雅的大夫,这大中午的让人饿肚子,着实是不该。

霍嬷嬷眼带不舍地看了眼颜诗情的竹篓,这才朝厨房的方向而去。

颜诗情单手捂着肚子,心中颇为懊恼,肚子什么时候不叫,非得在她推销自己产品的时候。

这下好了,要把东西卖出去,肯定又要等好一会儿。

自古以来,男女七岁不同席,这下人家都要开饭了,楚玺墨和江鸿轩自然也不好继续留在雅园。

临走之前,楚玺墨在颜诗情身侧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丫头,那些糕点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,你先填下肚子。放心,不辣!”

本来听到前面还略微感动的颜诗情,在听到后半句时,直接黑了脸。

什么叫不辣?麻蛋,敢情他还记恨自己那面条的事。

看她下次不辣死他丫的,她就跟他姓!

成功看到颜诗情变脸的楚玺墨,心情出奇得好,嘴角始终微扬,就连与江鸿轩说话都暖了几分:“丫头师承何人还是一点头绪都无?”

江鸿轩摇摇头,这两日他派人暗中查探了许久,问了杨家村的村民,也没得到丁点消息。

就好像莫名的冒出这么一个人,又莫名的消失。

楚玺墨闻言收起嘴角的笑意,回头眼带探究地看了下颜诗情,方才疾步而去。

颜诗情对于楚玺墨试探的目光,不是没有察觉,只是她却不以为意。

她现在是个村姑,且是个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村姑,谁也不知道这身体的芯换了个人,她怕谁?

“颜姑娘,你先吃几块糕点填下肚,午膳马上就好!对了你不是说素雅带这个,需要几天时间过度吗?这几天我也不大放心,你看你能不能先住在府上?”

霍依依怕颜诗情之前说的什么松动,反弹之类的,因此想把颜诗情人留下来是最好。

江素雅听到她娘留人在府上,便眼巴巴地望着颜诗情,满脸的期盼。

她一个人在府上好孤单,连个朋友都没有。

要是诗情姐若是留下来的话,她就不会孤单了。

诗情姐懂得东西那么多,说不定还会带她做出更好的东西来。

江素雅是颜诗情在这个朝代的第一个患者,她还想通过这丫头做她的活招牌,因此自然是不会懈怠。

听到霍依依的挽留话,便道:“江夫人,诗情是与村里的婶子一起来镇上的,之前约过一起回去……”

她话才说到一半,江素雅就忙道:“这还不简单,叫你那个婶子来府上住,到时候一起回去,她又不是没在府上住过。”

江素雅一听颜诗情说婶子,自然是想起前几天见过的娟子。

颜诗情面带为难,低声道:“这次不是只有娟子婶子一个,还有她的女儿,云!”

江素雅一听还有个姑娘,顿时眼睛一亮:“这样更好,还多个人陪我说说话,聊聊天。娘,你说好不好?”

霍依依之前以为只有娟子一个人自然是觉得没什么,毕竟如素雅所说,那乡妇又不是没在府上住过。只是这回又多了个人,这让她心底有些不满。

毕竟她这是县蔚府,可不是客栈,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留下住宿的。

要是随便来个与颜诗情有关系的乡下妇人,都能住下来的话,那她县蔚府城什么了?

“娘,娘,你就答应了嘛!”

江素雅伸手拉住霍依依的衣袖,左右摇摆撒娇道。

颜诗情看她这样,心里隐隐的带着一丝羡慕。

她都忘了上一次和妈妈撒娇是什么时候了,在现代的时候,好像有十二三年了吧!

现在隔了一世,却再次成为没妈的孩子,哎!

“好好,只要你高兴,娘什么都答应你!”

霍依依脸上带着笑,让自家姑娘磨得受不了,便松口答应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颜诗情肚子饿的原因,这次午膳有八菜两汤,荤素各一半,比第一次来时用得多了两菜一汤。

午膳过后,霍依依又看了看颜诗情的脸,伸手在她的腮边摸了摸,确定比刚做完面膜没差多少时,这才道:“看来颜姑娘这东西确实不错,不知道姑娘打算怎么卖?”

突然她想起,颜诗情是当着她的面,将东西捣烂往脸上敷的,又改口道:“看那东西,似乎也不是很难做的样子,颜姑娘这方子可愿意卖?”

其实她大可以开口直接要的,依照她的身份,就算直接要了这方子也没人敢说什么。

但她现在还没查清楚颜诗情的生身父母是谁,只好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开口象征性的问道。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女人的钱,真好赚 主目录 下一章 这个生意,做定了!